任泽平赴任恒大集团后首秀:(1)2016年到2018年经过连续三年的L型探底,到2019年,随着新的一轮产能周期的启动,随着新的一轮库存周期的叠加,以及房地产调控对经济的影响接近尾声,中国经济可能会突破L型的一横向上。(2)所有空头必须在明年下半年翻多

【 时间:2017/12/19 9:43】



任泽平赴任恒大集团后首秀 称后年中国经济或从L变U
2017-12-19 07:33:44 来源: 证券日报


  12月18日,2018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在京举行,刚刚赴任恒大集团席经济学家(副总裁
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的任泽平备受瞩目。尽管出席会议的厉以宁、邱晓华、薛其坤、
姚洋等经济学家星光熠熠,但1500万元的年薪,无疑加重了任泽平观点的关注度。
  日薪约5万元的任泽平,在网易年会上给出了令人鼓舞的预计,“我认为,2016年到
2018年,经过连续三年的L型探底,将会逐步改变大家的预期。那么,在大约2019年,我倾
向于认为,随着新的一轮产能周期的启动,随着新的一轮库存周期的叠加,以及房地产调控
对经济的影响接近尾声,中国经济可能会突破L型的一横向上,这就意味着所有空头必须在
明年下半年翻多,不然我认为他将没有机会了”。
  任泽平关于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的观点在年内引起了巨大的争论。在年会
上,任泽平表示,新周期的核心内涵是世界经济在复苏,中国在坚定的推动新的一轮改革开
放。
  “我倾向于认为,这一轮的改革是有诚意的,而且随着新的政策周期的开始,他的执行
力跟以前是不一样的,实现了抓铁有痕,踏石留印,久久为功的政策效果。”
  任泽平表示,从1978年到2008年,中国经历了年均增长将近10%的高增长,随着刘易斯
拐点的出现,以及增长动力的转换,大约在2010年前后,中国开始增速换挡,出现了单边下
行。
  “从2010年到2015年,在这个漫长的过程当中,市场已经在自发地出清,再叠加2016年
到2017年的供给侧改革,所以说产能的去化,转型的推进,可能是超出市场预期的。只不过
大众仍然停留在对过去六年,中国经济悲观的记忆当中。”
  任泽平认为,2016年到2018年,经过连续三年的L型探底,将会逐步改变大家的预期。
在大约2019年,随着新的一轮产能周期的启动,新的一轮库存周期的叠加,以及房地产调控
对经济的影响接近尾声,中国经济可能会突破L型的一横向上,这就意味着所有经济的空头
必须在明年下半年翻多,不然将没有机会了。
  任泽平表示,新一轮世界经济的复苏中,欧洲、美国是靠自身的力量实现了资产负债表
的修复。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率先推出QE,2012年美国已经走出了低谷,走向了复
苏;欧洲是一个财政同盟,而不是货币同盟,所以他的决策机制非常迟缓,大约在2015年1
月份,欧元区才拉开了QE的序幕。经过资产负债表的调整,欧元的贬值以及民粹主义在法国
的退潮,欧洲在2016年下半年,也已经从底部走了出来。
  任泽平表示,欧洲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所以中国的贸易部门在去年下半年,尤其是
今年出现了明显的复苏:2015年,2016年中国的出口都是负增长,但是今年1-10月份,累计
出口增长7.4%,实现了比较明显的正增长,即使剔掉价格因素,真实物料也是恢复的。
  对于国内经济,任泽平表示,中国消费的增长已经超过了投资意味着中国正在进入到一
个以消费主导的经济发展阶段。
  他表示,消费升级一般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温饱,即我们的80年代;第二阶段是
耐用品,我们的90年代;第三个阶段是住行,我们的2000年以后。“当大家有耐用品以后,
解决了温饱以后,有车有房以后买什么?买健康,买快乐。”
  这就是十九大提出来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
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所以,未来中国正在进入到一个以消费主导的一个发展阶段,消费升
级的未来是买健康,买快乐,追求美好生活、品质生活。
  消费主导和投资主导的区别是什么?任泽平认为,消费的韧性更强,投资的大起大落更
明显。
  关于房地产,任泽平认为明年房地产销售是大幅低于预期的,但是明年的房地产投资不
会差,因为商品房的销售面积、待售面积处于2000年以来的新低,这就意味着这一轮的房地
产的去库存是非常充分的,这就意味着未来有补库的需求,同时也意味着政府有加大供地的
必要,不然2019年房地产要出问题的。在补库周期当中叠加了房地产调控,明年的房地产调
控会低于大家的预期,但是明年的房地产投资不差。
  任泽平表示,明年还有一个政策即租赁房以及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只租不售,封闭循
环,租赁房带动投资,不带动销售,所以对于明年房地产,他认为销售会大幅回落,但是投
资不差。
  任泽平表示,2010年到2015年,市场自发的力量在出清,又叠加了2016年到2017年的供
给侧改革,产能的去化实际上比市场预期要充分,甚至我认为有些领域很有可能出现了供不
应求的问题。
  他表示,中国的制造业投资只有4%左右的增长,基本是0增长,处于历史新低,但是中
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盈利增长高达20%以上,这是不可持续的。
  “因此我倾向于认为,大致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大家将会看到新的一轮产能投资
的启动,但是这一轮产能投资的启动可能不是落后产能,可能是先进制造、消费升级、转
型,符合中国追求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型需要,这是我们讲的新周期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撑性
的力量。”
  他表示,这还叠加了一个短的库存周期,从今年的三季度到明年的上半年,我们将会有
一轮去库存周期,产能周期是向上的,企业盈利是恢复的,出口正在复苏,这是向上的支撑
力量,但是与此同时,房地产调控,金融去杠杆,包括再度的去库存是一个向下的力量。总
的来说,2016年到2018年,中国经济可能还是L型触底。但是到了2018年下半年,到了2019
年,大家将会看到库存周期、房地产周期、产能周期将会同市叠加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