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伦通2018年通车指日可待 模式与沪港通完全不同

【 时间:2018/1/4 8:58】



沪伦通2018年通车指日可待 模式与沪港通完全不同
2018年01月04日06:19 第一财经日报 0



  沪伦通指日可待 模式与沪港通完全不同

  记者 周艾琳

  沪伦通此前耗时长主要因为有很多技术性难题需要解决,包括时差问题、做市商的安排
等等

  [ 中英双方都会选择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优质上市公司参与,“通车”后,会指定做市商
撮合交易,可能允许中国投资者在中国交易时段交易英国的股票,反之亦然 ]

  沪伦通“通车”指日可期。1月3日,接近伦敦证券交易所(下称“伦交所”)的人士对
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中英双方都有强烈意愿推动‘沪伦通’,模式将完全不同于‘沪港
通’。”

  据上述人士透露,此前耗时长主要因为有很多技术性难题需要解决,“包括时差问题、
做市商的安排等等。伦交所英国总部的业务团队一直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
等方面保持沟通,一起商讨解决技术层面的问题。”

  2015年9月,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奥斯本开启访华之旅,宣布对“沪伦通”,即伦交所
和上交所的正式连通,展开可行性研究。经历了两年多来在技术层面上的攻坚克难,2018
年“通车”指日可期。

  记者也获悉,双方都会选择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优质上市公司参与,“通车”后,中英两
方都会指定做市商撮合交易,可能允许中国投资者在中国交易时段交易英国的股票,反之亦
然。

  早在2017年年初,伦敦金融城市长庞安竹到访上海时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沪伦
通’已经通过了第一阶段的可行性研究,表明这一机制是可行的;第二阶段则是深入的机制
研究,如果完成,就可以启动。”在他看来,“沪伦通”存在的技术性问题包括,“例如两
地8小时的时差,中国是T+1而英国是T+0,以及是否要设立过渡性的中央交易机制。”不
过,他预计时机成熟后,“沪伦通”就会正式启动。

  双方合力破解技术难题

  “至于具体的时点,我们尚无定数,主要还是取决于技术层面的推进程度。”上述接近
伦交所的人士告诉记者。

  可以确定的是,中英双方过去两年在技术层面上进行了持续、深入的可行性研究,记者
也获悉,目前双方已在技术层面取得较大进展。

  2017年3月22日,上海清算所(下称“上清所”)伦敦办事处宣告成立,这是其在海外
设立的第一家办事机构,兼具标志性与实践性的重要意义。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副司
长郭凯提到,尚在探索之中的“沪伦通”需要一定的金融传输架构来支撑,上清所也将在上
海与伦敦股票交易市场实现互联互通中起到作用。

  当时,上交所交易部副总监方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首先要解决A股市场与海外市场
面临的交易机制上的差异,尤其以A股目前10%的涨跌停板以及T+1交易制度最为明显,“欧
美市场大多实行的是T+0制度,在进行跨境连接时,首先要解决这个问题。”

  此外,“要在限价方面进行改革,10%的涨跌停限制会影响价格发现,导致市场流动性
下降。所以我们既要考虑改革的可行性,又要考虑根据市场流动性的不同做差异性交易的方
法。”方芳称。

  伦交所首席执行官Xavier Rolet早前也对媒体表示,“‘沪伦通’对于中英两国而言是
非常重要的项目,两国政府都非常支持,中国一些大型银行和券商都对这个计划很感兴
趣。”

  就细节而言,他提及,“沪伦通”将会与“沪港通”完全不同,这将是一个跨境交易
的“新概念”,“我们会设计一个特别的体系,来使得中国投资者可以在伦敦的非交易时段
买卖英国交易所上市的股票。”

  当“沪伦通”这一概念在2015年问世伊始,一众券商和分析师都对该机制的可行性表示
担忧,因为实际的难题主要在于8小时的时差。伦敦开盘时,沪市正好收盘,因此交易时段
基本没有重叠。

  Xavier Rolet也提及,英国会选择一批顶级的上市公司提供给中国投资者在中国交易时
段交易,伦交所也会选派一些券商担任做市商,而交易则会在上海进行清算、结算。

  他同时提及,上交所同样会选择一批本地上市公司,让英国投资者能够在英国交易时间
交易,同时也会指派做市商。

  “‘沪伦通’有助于推动全球化,”Xavier Rolet表示,“这会为连接两地市场架起一
座桥梁,允许更多投资者交易上市公司股票,并为他们提供更多投资选择。从更长期来看,
企业可以通过这一机制在不同市场融资。”

  第三个年头好事将近

  其实,自从2015年奥斯本宣布对“沪伦通”展开可行性研究后,各界对“通车”的期待
便逐日升温。2018年,“沪伦通”的议题正式迈入了第三个年头,各界也预计好事将近。

  2016年6月,英国担任上海陆家嘴(19.380, 0.11, 0.57%)论坛的主宾国。而在同年4
月,就有媒体消息称,伦交所与上交所将致力使两地以最直接和快捷的发行环球预托证券
(GDR)模式“通车”。

  当时消息称,届时中国企业会发行GDR,在伦交所挂牌,英国富时指数成份股亦可能发
行GDR,在上交所挂牌,最终方式会再商讨。GDR只是起步,要测试市场反应,所以中方发行
GDR不会超过10只,实际发行股份和数量要视乎企业需求而定,但保证是市值排前的沪市A股
公司,例如内地银行、保险公司及油企等权重板块。而富时100指数中,市值居前的股份包
括汇控、英美烟草、葛兰素史克等。

  此后,各界更多谈论的主要是在突破技术障碍的层面。作为2016年11月“第八次中英经
济财金对话政策成果”之一,中英联合推进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落实到具体项目
就是前述上清所在伦敦设立代表处。上清所董事长许臻当时表示,伦敦代表处从筹建到开
业,仅用了4个月时间。

  到了2017年下半年,双方推动“沪伦通”的决心似乎更加强烈。同年12月,上交所表
示,中英双方同意进一步深入研究两地符合条件的上市公司,以存托凭证的方式到对方市场
挂牌上市,以实现两地市场的互联互通,中英双方将加快推进准备工作,适时审视启动“沪
伦通”的时间安排。

  这是上交所在2017年12月16日举行的第九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下称“对话”)之后作
出的表态。中英双方表示,欢迎“沪伦通”相关操作性制度与安排的研究和准备工作取得的
进展。

  上交所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话暗示了双方要加速“沪伦通”进程,也提及
了部分操作细节。

  记者查阅了当时公布的共计72大项对话政策成果,其中第27~29项为关于资本市场的成
果。第27项提及,“中方重申支持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继续探索深化双多边资本流动渠
道,并利用伦敦市场无可比拟的深度和流动性支持人民币使用以及中国企业在伦敦融资。”

  时任伦敦金融城市长叶雅伦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通过‘沪伦通’,
我们今后希望引入的是共同基金、养老基金、人寿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这事实上可以降
低波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