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血液病领域首个挑战全球专利的药物——来那度胺,新药证书墨迹未干,资本市场正期待这款市场规模上百亿元的“爆款”为上市公司贡献新的盈利来源时,研发方南京卡文迪许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卡文迪许”)与专利买断方002038双鹭药业,却因来那度胺的总经销权争得剑拔弩张,并欲将之对簿公堂

【 时间:2018/1/9 7:42】



双鹭药业与卡文迪许各执一词
重磅新药来那度胺陷销售权纷争
本报记者 戴小河 实习记者 张斌
 □本报记者 戴小河 实习记者 张斌

 

 中国血液病领域首个挑战全球专利的药物——来那度胺,新药证书墨迹未干,资本市场正
期待这款市场规模上百亿元的“爆款”为上市公司贡献新的盈利来源时,研发方南京卡文迪
许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卡文迪许”)与专利买断方双鹭药业,却因来那度胺的总
经销权争得剑拔弩张,并欲将之对簿公堂。

 来那度胺的诞生可谓命途多舛,研发十年才宣告成功,申报生产批件时又半路遇到2015年
的“7·22”临床核查风暴,后成功闯进绿色审查通道,最终于2017年11月底方才取得新药
证书和生产批件。

 交锋总经销权

 自来那度胺的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下发起,双鹭药业和卡文迪许的矛盾就开始日益升级,
从口头警告,到发律师函敦促,再到准备对簿公堂,双方剑拔弩张的局面为来那度胺的销售
前景蒙上阴影。

 卡文迪许董事长许永翔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正着手对双鹭药业发起违约侵权诉讼,
责令其停止自行在国内市场招募来那度胺药品销售商的违约行为。

 双鹭药业董秘梁淑洁为此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方曾于2010年5月签订了
《来那度胺及胶囊临床试验批件转让及新药研究、生产技术转让、相关发明专利实施许可合
同》。“既然已经买断知识产权,当然也包括经销权。”梁淑洁表示,双鹭药业可以委
托“卡文迪许或其指定的经销商或第三方销售来那度胺”,也可以不这样做,由双鹭药业或
双鹭药业指定的经销商销售来那度胺。

 “按照我们的理解,双鹭药业欢迎卡文迪许推荐有能力的经销商,我们择优使用。因为来
那度胺有潜在风险,必须保证患者不能有怀孕的意愿和可能性,否则企业要负责任。我们必
须保证每个用药人的安全,都要进行登记,并定期向SFDA申报。”双鹭药业董事长徐明波告
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这一因素决定来那度胺不能撒出去不管,必须严格培训自己的销售代
表、医药代表。双鹭药业建立了至少100人的团队,已经培训半年。

 许永翔对梁淑洁、徐明波的说法并不赞同。他表示,“徐明波声称的风险控制计划,其实
该计划的所有策略和要点,自始至终都是卡文迪许完成的,并由卡文迪许审定后交至药监
局。卡文迪许对风险控制做了完善的工作和准备。”

 梁淑洁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出示了2010年5月签订的合同。中国证券报记者就该份合同的真
实性向卡文迪许求证,许永翔承认该合同的存在,并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了双方于2017年
6月27日签订的一份《框架协议》及于2017年8月底签订的《补充协议》。

 《框架协议》主要内容包括:卡文迪许、双鹭药业、许永翔三方就奥硝唑注射液项目、来
那度胺及胶囊项目完整权益等事项达成协议,并于当日签字盖章生效。

 《框架协议》约定了上述两个药品的转让方式、支付对价,并约定卡文迪许的业绩对赌原
则。《框架协议》第5款约定,“若两项或单项药品获得生产批件后,卡文迪许或其指定的
经销商或第三方销售该两个或单个项目项下药品的终端年销售金额达到10亿元人民币时,双
鹭药业承诺在达到该条件后10日内,按照超过10亿元部分的3%比例提成给卡文迪许。”

 第5款还约定,这两个药品若完不成协议约定的对赌条件,在未支付的转让款中,须扣除
30%的技术转让费。“双方约定了严苛的业绩对赌条件,然后现在又来剥夺卡文迪许的销售
权,这不是卸磨杀驴嘛。”许永翔表示。

 许永翔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框架协议》签订之后,双方又于8月份底签订了《关于
奥硝唑注射液与来那度胺及胶囊项目原合同与<框架协议>及两个品种的补充协议的法律效力
及特别约定事项的约定》(简称《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的第“4.2”、“4.3”款
中也对销售权作出了相同的约定,“若两项或单项药品获得生产批件后,卡文迪许或其指定
的经销商或第三方负责全国总经销销售该两个或单个项目项下药品的终端销售金额达到10亿
元人民币时,双鹭药业承诺在达到该条件后的次年1月底之前将超过10亿元部分的3%比例提
成给卡文迪许,提成期限为十年。”

 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铭分析认为,从《框架协议》约定的条款来看,卡文迪许和
其指定的经销商或第三方均可以销售奥硝唑注射液及来那度胺胶囊,实际上表明双鹭药业同
意赋予卡文迪许或其指定的经销商或第三方该两项药品的经销权。后又签订《补充协议》,
进一步明确卡文迪许或其指定的经销商或第三方的总经销权利。这是双鹭药业对该两项药品
的总经销权实施的许可约定,也是双鹭药业对卡文迪许设定的履行协议约定的销售对赌业绩
要求,也是卡文迪许要获得协议约定的权益转让报酬而设定的义务和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双鹭药业与卡文迪许的《框架协议》,除了约定奥硝锉与来那度胺的知识
产权转让、销售方式等事宜外,还约定双鹭药业退出对卡文迪许的参股。彼时,双鹭药业持
有卡文迪许32%的股权。

 此外,《框架协议》约定,来那度胺的转让款当中还包括“卡文迪许同意许可双鹭药业来
那度胺及胶囊项目在海外市场的独立开发权,并将所获授权的国外专利许可给双鹭药业使
用”的收益部分。

 挑战全球专利的明星药物

 来那度胺是资本市场医药板块中的明星药物,在国内是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急缺用药,也
是效果最好的药物。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挑战专利药
物,对于中国制药企业而言还是陌生、复杂和艰难的。美国Hatch-Waxman法案规定,药企可
以通过该法案的第四条款挑战原研公司申请的创新药专利,证明原研药的专利无效或不侵犯
其专利,从而在原研药专利到期前获得药监部门的上市许可,并攫取巨大收益。挑战专利需
要极强专业知识,往往伴随通常3-5年的司法审理过程,时间和结果不确定性强。

 美国新基公司是来那度胺的原研公司,2005年12月获美国FDA批准上市。2006年6月,FDA
批准来那度胺联合地塞米松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此后来那度胺在这一领域的销量一
路“开挂”。2016年新基公司的全球销售额69.74亿美元,2017年前三季度销售额59.99亿美
元。随着患者的诊断率提高,患者生命周期的延长,以及新的适应症的扩大,Fierce
Pharma预测其2022年销售额或达134.4亿美元。

 新基公司靠着来那度胺独步天下,也为其在世界各地申请各类专利保护,为保证其市场独
占性而筑起坚固的知识产权城墙。在中国专利数据库中,可以检索到新基公司在国内申请了
29件相关专利,核心专利的有效期2024年才到期。卡文迪许于2007年立项挑战新基公司的化
合物专利,并以无效其专利为目标。研发过程中,卡文迪许发明了一条全新路线合成来那度
胺,还发明了来那度胺的三种新的多晶型物。

 2014年10月,卡文迪许研发的来那度胺由双鹭药业开展在国内权威的血液病医院验证性临
床研究,并于同年11月向食药监总局申报生产批件。卡文迪许的专利挑战和上市申报步伐引
起新基公司的重视,其一边与卡文迪许、双鹭药业谈判,一边寻求法律支持。从2013年至
2016年上半年,卡文迪许与新基公司进行了三年的诉讼拉锯战。诉讼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
复审委员会打到最高法院。三场诉讼皆以卡文迪许的胜诉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