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押股票接近警戒线,002569步森股份新主的“烦恼”

【 时间:2018/1/11 8:42】



质押股票接近警戒线 步森股份新主的“烦恼”
2018年01月11日00:28 新浪综合 0


  来源:北京商报


  安见科技实控人赵春霞在入主步森股份(002569)后烦恼不断。在安见科技遭遇所质押
股票接近警戒线的麻烦之后,赵春霞又遇到了入主公司董事会遇阻的尴尬。对于赵春霞而
言,除上述烦恼以外,在步森股份主业低迷的背景之下,如何进行转型也成为新主接盘步森
股份之后亟须解决的问题。

  入主董事会遇阻

  步森股份迎来新的实控人后,公司在近期召开股东大会审议了关于选举公司实控人赵春
霞为非独立董事等议案,不过,所有议案均未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1月8日,步森股份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决议的公告,宣告公司关于选举4
名非独立董事、3名独立董事及2名监事的选举议案全部被否决。根据步森股份发布的历史公
告显示,此次股东大会审议的监事候选人议案为公司自去年11月新上位的控股股东安见科技
提名。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股东大会议案全部被否在一定意
义上意味着新主赵春霞入主董事会遇阻,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中小投资者的不信任,用脚投
票。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指出,议案全都被否一方面说明实际控制人对股权的控
制程度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分散,另外一方面也说明其他大股东包括二级市场上的一些散户、
普通股东,这些中小股东对于股东大会的参与程度比较高。

  需要注意的是,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显示,步森股份部分董事、监事未出席上述会议,
同时公司部分高管未列席本次股东大会。

  引监管层重点关注

  步森股份股东大会审议议案全部被否事项迅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1月8日,深交所向
步森股份“闪电”下发关注函。随后,1月10日,步森股份公告称在1月9日收到了浙江证监
局的监管关注函。

  部分董事、监事未出席上述会议以及公司部分高管未列席本次股东大会事项引起了深交
所的注意。深交所在向步森股份下发的关注函中问及了其中的原因。同时,深交所要求步森
股份就议案未获得股东大会通过说明是否存在董事及监事在审议议案时有与其代表的股东不
一致的情形。

  在1月9日,浙江证监局因步森股份股东大会议案全部被否下发的监管关注函中又注意到
了公司的控制权问题。监管关注函中,浙江证监局要求步森股份充分披露影响公司控制权稳
定性的风险因素,同时说明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为保证公司控股权稳定拟采取的下一步应
对措施。

  针对股东大会议案全部被否的原因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步森股份发去采访函,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给予回复。根据1月9日媒体发布的对步森股份实控人赵春霞
的专访报道显示,赵春霞提道,“这次临时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和监事会,因为股价连续大
幅下跌导致二级市场中小股东存在较大的不满情绪,进而导致本次改选出现了这样的结
果”。

  质押股票接近警戒线

  实际上,赵春霞提到的股价下跌问题还导致了公司控股股东所质押的全部股票接近警戒
线。

  据了解,去年11月16日安见科技正式成为步森股份新控股股东。同日,安见科技就将所
受让的公司2240万股股票,占其持有步森股份100%股权,全部进行了质押。

  然而,在安见科技股票质押之后不久,步森股份股价就出现了闪崩行情。据交易行情显
示,去年12月18日步森股份盘中突遇闪崩至跌停。次日,公司股价“一”字跌停。之后,步
森股份因筹划与步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2017年12月20日停牌。1月4日复牌首日,步森
股份再次遭遇“一”字跌停。

  而就在当日晚间,步森股份公告称,截至1月4日收盘,公司控股股东安见科技所质押公
司全部股份已接近警戒线,另外,上海睿鸷表决权委托给安见科技的全部(1940万股)股票
也已接近警戒线。为此,刚刚复牌的步森股份不得不宣告公司股票自1月5日开市起停牌。值
得一提的是,1月4日,步森股份盘中最低价32.64元/股创下2017年以来公司股价新低。而相
较于接盘时的受让单价47.6元/股,安见科技已浮亏逾3亿元。

  针对股价闪崩的原因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向步森股份发去采访函,不过未获得公司
的回复。赵春霞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对于步森股份2017年12月20日停牌前遭遇闪崩的原因回
应称,“目前,我们查到的原因应该是二级市场部分股东杠杆资金出现了平仓风险,导致公
司股价闪崩;同时连续大幅下跌引发连锁反应”。此外,赵春霞表示,控股股东已经通过筹
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追加质押物等措施降低风险,目前该部分质押股权没有平仓风险。

  不过,在宋清辉看来,上市公司大股东采取大比例股权质押或者满仓质押的风险很高。

  转型路漫漫

  据了解,步森股份主营业务为“步森”品牌男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于2011年上市。
上市之后公司在2014年出现上亿元亏损,且在2014-2016年连续三年实现的扣非后归属净利
润为亏损状态。在此背景之下,步森股份也开始了转型之路。公司于2016年底成立全资子公
司星河金服,作为创新金融科技服务商,步森股份表示将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加大投
入。

  2017年4月,步森股份筹划了一次拟购第三方支付和金融科技信息服务资产的重组事
项。不过,在筹划5个月之后重组最终终止。在接手步森股份之时,安见科技曾表示将推动
步森股份向金融科技公司转型,包括但不限于上市公司对外并购等形式。不过,赵春霞在入
主之后,步森股份的转型之路似乎仍将漫漫。

  受监管风险影响,2017年11月30日步森股份宣布终止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
司(以下简称“星河小贷”)。而星河小贷是步森股份2017年2月曾表示参与设立的,当时
设立目的为能够加快公司产业转型的步伐。2017年三季报显示,步森股份前三季度亏损约
2270万元。同时,因市场低迷,销售持续下降等因素,步森股份预计2017年全年亏损2000
万-3500万元。

  在宋清辉看来,金融科技公司需要大量的人才、技术储备,转型并非易事。上述投行人
士也表示,目前互联网金融领域准入门槛明显提高,无论是上市公司转型进入,还是原有互
联网金融企业发展,都将面临严格的监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