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力去杠杆在路上:郭树清铁腕治乱 喊话“遏制房地产泡沫”

【 时间:2018/1/22 0:20】



强力去杠杆在路上:郭树清铁腕治乱 喊话“遏制房地产泡沫”

作者:来源:华夏时报2018-01-20 09:44
  金融治乱攻坚战继续进行,强力去杠杆还在路上,开年金融监管文件“四箭连发”,严
监再次加码。
  1月17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指出,需要着力降低企业负债
率,抑制居民部门杠杆率;严格规范交叉金融产品,继续拆解影子银行;清理规范金融控股
公司,有序处置高风险银行业机构;深入整治各种违规金融行为,坚决打击各种非法集资活
动;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倾向,主动配合地方政府整顿隐性债务。
  “银行要以业绩为导向,寻求资产效率最大化,追求业务创新与发展,难免存在监管真
空引发套利,出现不规范行为。”一位国有银行管理人士认为,金融乱象主要是行业发展太
快。金融乱象这几年究竟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形成“灰犀牛”和“黑天鹅”的隐患,威
胁金融系统性安全?
  资金暗度陈仓
  “连续10年靠货币、投资拉动经济,所以10年下来问题累积较严重,无论投资与GDP、
货币与GDP的比值都在2016年创下历史新高。”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现在是急
需要解决的时候了。
  10年下来,到底增加了多少货币呢?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预计到2017年年
底,我国M2余额约为170万亿元。10年前的2007年末,我国M2余额才40.34万亿元,也就是10
年时间M2余额增加超过3倍,年均增长达15.5%。
  为什么货币会如此快速地增长呢?这与上一轮经济危机、我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有
关,为此货币一步步增长起来。姜超这样描述,2009年之前全国企业部门一年的新增总融资
不到两万亿,2009年4万亿刺激后变成了7万亿,2012年变成10万亿,企业举债投资启动了经
济第一轮反弹;2011年经济又开始下滑,这一次是政府举债,标的是信托贷款, 2012年增
速还只有18%,2013年到100%,表外信托贷款加码了基建投资,但这一轮经济反弹持续也只
有两年;2013年政府发现债务出现问题,开始整顿地方政府债务, 2014年之后经济重新开
始下滑;2016年、2017年是居民部门出来举债,支撑了经济反弹,但居民杠杆增速过快引发
新的风险。
  10年过去回头来看,货币大增已经形成了堰塞湖,企业杠杆居于全球各国前列,政府和
居民杠杆也快速增长,金融风险横亘在前。
  银行资产占金融业八成,在此期间为了高效使用资金以产生更高收入,各家银行与监管
玩起猫鼠游戏,挥动资产腾挪“魔法棒”,想方设法派生更多的资金出来。比如2010年宏观
调控信贷增量得到控制,但银行创新了同业投资继续派生M2;2013年管制了同业投资,委外
投资逐渐兴起;2015年、2016年房地产开始加快发展,银行信贷向房贷倾斜,房价不断上
涨;2016年末启动了金融去杠杆,2017年金融监管风暴来临……
  银行不断创新派生M2,推高企业、政府、居民杠杆,同时为了规避监管、使收益最大
化,银行资金还暗度陈仓“出表”,表外业务风生水起。
  “整个金融体系风险已偷偷放大,搞不好会出系统性风险的大事。”王剑称。
  掐住痛点整治
  守住不发生系统性的风险,防止明斯基时刻,难题摆在监管层面前。
  首先货币增速要控制住,M2再也不能延续过去两位数增长了。央行统计数据显示,2017
年9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65.57万亿元,同比增长9.2%,增速比上月末高0.3个百分点,比
上年同期低2.3个百分点。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71.23万亿元,同比增长13%,增速比上月末
低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0.5个百分点。
  央行参事盛松成认为,社融与M2增速背离主要原因是金融去杠杆的作用,一是金融去杠
杆导致银行体系投向非银金融机构的资金减少,2017年9月末,银行对其他金融机构债权同
比增长10.9%,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和上年末下降46.3个和39.4个百分点。二是金融去杠杆
导致表外融资渠道减少,货币创造的途径压缩,据中国银行业协会统计,银行理财从2016年
底的29万亿元下降到2017年6月末的28.4万亿元,同比增速从24%下降到8%。这导致非银机构
存款同比减少,企业融资来源减少、存款下降,M2增速相应下滑。三是金融部门在去杠杆,
实体部门相对不明显,社会融资规模能够稳中有升。
  金融监管部门又是如何拆弹呢?2018年新年金融业监管文件“四箭齐发”,对委托贷
款、债券业务、同业风险暴露、同业负债进行了详细监管规定。
  “三三四十”检查监管升级,银监会处罚力度达至史上最高峰, 2017年银监系统做出
行政处罚决定3452件,罚没金额总计29.3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270名相关责任人被
限制或取消从业资格、任职资格。
  郭树清称,金融管理部门从同业、理财、表外业务三个领域入手,开展了多个专项治理
和综合治理。银行业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得到初步遏制,金融系统的杠杆率持续降低,有100
多家银行主动缩表。(以上内容综合自中国新闻网、华夏时报、券商中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