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电力企联名上书求解燃煤之困 煤电联营或破解顶牛

【 时间:2018/1/30 8:46】



四大电力企联名上书求解燃煤之困 煤电联营或破解顶牛
2018年01月30日 05:38 新浪综合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靳颖姝 北京报道

  受困于高煤价和严重告急的库存,四大发电央企近日联名“上书”向国家发改委求助。

  1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四大电力央企——国家电力投资集
团(下称“国电投”)、中国华能集团(下称“华能”)、中国大唐集团(下称“大唐”)
和中国华电集团(下称“华电”)于1月22日联合印发《关于当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的紧急
报告》(下称《报告》),提请国家发改委出手调控煤炭供应及铁路运力支持。

  《报告》称,进入冬季以来,由于供暖耗煤增加、岁末煤炭产量下滑、春运铁路运力紧
张等因素影响,目前煤炭供给严重不足、燃煤电厂面临全国性大范围保供风险。

  四大电企联名“上书”

  截至1月18日,全国统调电厂库存为9924万吨,已低于2017年1月库存241万吨(2017年1
月底为春节假期)。而目前距春节假期仍有近一个月时间,按1月平均供耗差(40万吨-50万
吨)估算,预计到春节前库存将降至9000万吨左右。

  目前,五大发电集团在东北、京津唐、山东、安徽、甘肃、贵州、新疆、两湖一江、沿
海等区域部分电厂库存可用天数已低于7天的警戒水平,尤其是东北、湖北、山东、安徽、
甘肃、贵州等地区库存快速下降,部分电厂库存只可用2-3天。

  《报告》警告称,受春运高峰到来影响,后续一些地区库存情况可能继续恶化。

  尽管电厂煤炭库存形势已如此严峻,但煤炭价格依然高企。截至1月26日,目前环渤海
港口5500大卡电煤含长协的综合价格大概在627元/吨,而市场现货价已高达744元/吨。这一
价格比2017年初上涨了130元/吨左右。

  2016年底国家发改委、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联
合签署的《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中明确,动力煤价格的绿色区间为
500元/吨至570元/吨。

  而纵观2017年全年,受需求超预期、产能置换滞后、入港汽车禁运等多重因素影响,市
场煤价居高不下,全年煤价综合水平长期运行在600元/吨以上的红色区域。

  在火电行业,燃煤成本一般占火电企业总成本的75%左右。发电量不变的情况下,煤价
大幅上涨势必会影响发电企业的利润。

  2017年11月18日,华电集团公司副总法律顾问、企业管理与法律事务部主任陈宗法在公
开场合指出,目前煤电行业约有2/3陷入亏损,其中山西的亏损面已达88%。“(五大发电央
企的经营业绩)经历了2015年的置顶、2016年的腰斩,今年马上要掉到地板上了。”

  上述《报告》也透露目前火电面临的困境:“高煤价已导致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亏损
402亿元,亏损面达60%左右,不少燃煤火电厂资金链已经断裂,还有部分面临银行停贷、限
贷的情况,可能出现无钱买煤的局面。”

  让电企困境更加雪上加霜的,还有来自铁路部门涨运费的压力。

  1月14-15日,哈尔滨和沈阳两大铁路局先后以“铁路明传电报”的形式,下发上调煤炭
铁路运价10%的通知。据悉,在发电厂跨区调运煤炭采购成本中,物流成本占比高达50%。

  四大发电央企在《报告》中用了近一页A4纸的篇幅来“痛陈”哈尔滨铁路局和沈阳铁路
局上调煤炭运费的“不合时宜”。并建议,发改委协调铁路总公司及沈阳、哈尔滨铁路局尽
早终止煤炭运费上浮行为,同时协调铁总降低物流成本。

  同时,四大电力央企在《报告》中提出多条建议,恳请发改委尽快采取措施对煤价进行
调控,使煤价整体回归绿色区间,从资源和运力两方面进行大力协调和支持,确保不出现保
供问题,缓解发电企业的经营困境。

  具体建议包括:安排煤炭企业在春节前开足马力生产,保障供应;继续发挥进口煤的补
充作用,腾出内贸下水煤可调剂补充北方供应紧张地区;国家层面加大铁路协调力度,保障
运力供给,对当前库存低、保供风险大的地区及电厂给予倾斜;建议放开汽车煤集港,允许
使用LNG做动力的汽车进行港口的集散工作,增加进港渠道;打击港口囤积居奇行为,有效
释放中间环节存煤等。

  煤电一体化或破解“顶牛”

  煤电“顶牛”并非首次出现。事实上,“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在国内已存
在多年。

  2015年大宗商品寒冬,煤炭价格暴跌,煤炭行业大面积亏损。这一年,电力企业赚得盆
满钵满,五大发电央企的利润总额突破千亿;但风水轮流转,2016年下半年至至今,供给侧
结构性改革在煤炭行业深入推进,受下游需求超预期、进口煤补充滞后等多重因素影响,国
内煤炭价格开始“煤超疯”上涨。受此影响,煤电两大行业间的天平再次倾斜,火力发电行
业又陷入了市场寒冬。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造成岁末电煤供应趋紧的原因有市场、
天气等多方面因素叠加,但归根结底,是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矛盾。缓解当前发电企业困境
的办法,还是要从煤电联动机制和长协执行两大方面入手。

  煤电联动是国家为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矛盾于2004年推出的调节机制。2015年
12月31日,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有关事项的通知》。完善后的煤电价格
联动机制自去年1月1日开始实施。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初,根据联动机制测算应调整水平不足0.2分/每千瓦时,当年不
作调整计入下一周期,故上一轮联动机制搁浅,发电企业期望中的“涨电价”落空。为缓解
电企压力,发改委自2017年初积极组织煤炭、电企和钢企等签订长协合同,还在2017年中为
电企发放政策“红包”。

  2017年6月,发改委印发《关于取消、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调整电价结构的
通知》,提出“自2017年7月1日起取消工业企业结构专项资金、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
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各降低25%,腾出的空间部分用于提高燃煤电厂标杆上网
电价”,各地随后也分别出台落地文件,上网电价平均上涨了约1分-2分/千瓦时。但一位大
型发电企业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与一路上涨至740元/吨的煤价相比,这1
分钱的电价上调显得杯水车薪。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不愿署名的能源专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去年11月,发
改委牵头组织煤炭企业与下游电力等用电企业签订了一批长协,并且出台了配套的奖惩措
施,“这一批长协占各集团年采购量的75%以上,年履约率不得低于90%。如果达不到要求,
会被约谈通报,甚至有核减计划电量等惩罚措施。”


  但该专家指出,上调上网电价,虽然能缓解发电企业压力,但会给工业企业等实体经济
增加成本负担,“所以2018年煤电联动机制能否启动,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即便启动,
也很难出现2-3分/千瓦时的大幅上调。”

  华创证券电力和新能源分析师王秀强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国务院已
经明确要为实体经济减负降电价。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发电企业想重启煤电联动机制上调
电价是很难的。而且,煤电联动机制也并不是解决煤电顶牛的根本办法。核心问题还是在电
价机制上,现在国家大力推行的电力市场化交易,本身就是一种优胜劣汰,也是煤电去产能
的最有效的方法。”

  在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看来,煤电联动是机制,改变煤电两大行业间
长期顶牛的根本办法,是煤电联营和一体化重组,这才是深入体制层面的改革。“神华集团
和国电集团积极实施重组合并成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