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玩失踪 谁来挽救300278华昌达?

【 时间:2018/2/4 16:13】



实控人玩失踪 谁来挽救华昌达?
2018-02-03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 覃秘 ○编辑 全泽源



獐子岛都要复牌了,实控人“玩丢了”的华昌达何时复牌?上证报记者获悉,2017年12月
5日,华昌达实际控制人颜华前往香港,此后再无入境记录。

颜华留下了一堆乱账。自2017年11月以来,华昌达陆续披露涉及多起债务纠纷诉讼,并曝
光颜华涉嫌伪造上市公司公章、董事会决议、法定代表人印章骗取贷款,已披露的涉案金额
超过6亿元。另据了解,颜华涉及的债务合计约30亿元。

“地方政府、公安都介入了,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颜华没有从上市公司掏走一分钱,他
借的钱也没有进入上市公司。”华昌达董事长陈泽日前在与上证报记者沟通时表示,公司方
面正在和债权人沟通。

颜华负债30亿跑路

2月2日,华昌达披露收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2018)鄂01民初14号案件应诉通知
资料。原告武汉国创诉称,公司曾与其签订借款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公司从其处借款2亿
元,颜华对上述借款承担连带责任担保。经内部核查,公司与武汉国创不存在任何欠款或担
保事项。经公司初步审核,法院传票随附的借款合同、补充协议等材料及有关盖章均系伪
造。

2017年12月27日和12月29日,华昌达披露涉及另两起诉讼案:一是北京华夏恒基文化交流
中心的5000万元借款,上市公司为借款人,颜华为担保人;二是邵天裔诉颜华借款案,诉讼
标的金额为1.52亿元,罗慧(颜华前妻,于2017年8月离婚)和上市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
任。此外,据公司了解,颜华或/及罗慧的债权人张海彬告知,公司为两人的8500万元借款
提供了担保;颜华或/及罗慧的债权人武汉市武昌区汉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告知,公司
为两人的1.02亿元借款提供了担保。

“这些担保和借款中的上市公司公章全部是假的,简单一比对就非常清楚,连我的身份证
复印件也是假的,公安部门曾上门调查,一见面就说那个不是我。”陈泽向记者展示了一份
颜华的借款合同复印件,其中陈泽的身份证照片和他本人确有明显的区别。

陈泽提供了2份有颜华签字并留下手印的文件,分别是“关于国创资本借款的情况说明及
承诺”和“关于邵天裔借款及保证有关情况说明”。文件中,颜华承认前述融资行为未经华
昌达授权,系其个人行为,合同签订所需的签字、盖章及授权文件均系其个人伪造,借款资
金用于个人目的,借款资金其本人承诺归还。

作为上市公司原董事长的颜华为何要用假公章?陈泽解释,自2014年开始,他开始全面负
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颜华当时虽然是公司大股东和董事长,但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颜
华也无法动用公司的公章。“我们的内控体系还是不错的,监管部门也来调查了。”

“坦白说,颜华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前董事长,是有机会拿到我的身份证复印件的,
但他为何伪造了一张假的,我也不太清楚情况,不过这样确实给我减少了麻烦。”陈泽说。

2017年7月,颜华主动辞去董事会全部职务,陈泽接任。“当时我也觉得比较意外,但没
有想到有这么大的窟窿在。”陈泽向记者回忆当时的交接过程说,颜华给出的理由是身体不
好,还拿出了一家国外某大医院的诊断证明。

颜华留下的债务“窟窿”究竟有多大?

“30亿多一点,股票质押约20亿,找金融机构的信用借款约5个亿,其他借款有五六个
亿。”陈泽介绍。记者从十堰当地了解到的情况与此相符,这也是债权人会议上通报的情
况。

针对颜华的个人债务情况,在湖北省十堰市委市政府、茅箭区委区政府有关部门的组织牵
头下,华昌达日前召集全部16家债权人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债权人全体会议,政府部门代表、
公司代表与债权人进行了沟通,收集整理了颜华个人的整体债务情况,会议通过了建立债权
人管理委员会组织机构、债权人委员会工作机制、协商共识解决颜华整体债务问题的一揽子
综合解决方案,从最大程度上化解债权人、公司的相关风险,确保公司实业经营的稳定运
营。

30亿元!颜华都花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以前他做质押的时候闲聊过,他说做投资,亏了。”陈泽介绍。除了颜华本
人,可能谁也不知道这些钱的具体去处。在湖北资本市场上流传的说法是,颜华的一部分钱
去了国外,证据是他在美国买了房,有一部分钱去了澳门赌场,还有一部分则是在频繁的运
作中消耗掉了。“有一部分民间借贷,按日结息的,成本很高。”

债主上门股权承压 陈泽谈解救之道

还能找到颜华吗?“我们查到的消息是,他去香港了,至于现在在哪,我们也不知道。准
确地说,他没有失联,给他发邮件,如果是公司的事情,他会回复,而且回答得相当专
业。”陈泽介绍。

和上市公司不同的是,债权人暂时可能已经无法联系到颜华了,无奈之下部分债权人只能
转而找上市公司,压力就转移到上市公司现任董事长陈泽身上。“从法律上来说,上市公司
没有多少责任,但我们不能这么说,毕竟别人也是实实在在拿了钱出来的,是受害者。”陈
泽表示。

怎么办?解决途径还是落在上市公司的股票上。“有几个基本的事实大家都承认:第一,
所有的借款,都是冲着颜华的股权才发生的,有些是质押,有些是信用,但最终都只能落在
股权上;第二,现在股权已经被轮候质押冻结,有一家债权人不同意,就无法解冻;第三,
颜华和罗慧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79亿股,按停牌前股价计算市值约30亿元,还是有还债的基
础。”

问题的解决显然也没有那么容易,不同的债权主体诉求不一样。“现在就希望大家都往后
退一步,至少不影响到上市公司的经营。说得直接点,只有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好了,股票才
有兑现的机会,大家也可以减少损失。 ”陈泽说,公司管理层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
把实业做好。

陈泽认为,经过多年的积累,华昌达已逐步成长为国内领先的智能自动化装备工业集团,
业务涵盖工业4.0、机器人集成自动化、输送/物流仓储自动化、航空航天装备和动力总成产
品等,“还是有非常好的实业基础”。华昌达日前披露了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全年盈利
5100万元至85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7%至56%。

上市公司的运营已经受到了的影响,如公司前次的15亿元再融资,已于2017年7月获得证
监会核准,但受颜华债务事件影响最终未能实施,公司正在筹划的重大收购事项,也在一定
程度上受到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