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植系超高溢价接盘002207*ST准油 控股权纷争能否结束?

【 时间:2018/2/4 16:20】



中植系超高溢价接盘*ST准油 控股权纷争能否结束?
2018年02月03日 17:23 证券时报



 2人报名,157次出价,152次延时,18万人围观……2月3日上午,创越能源和秦勇所持*ST
准油(8.380, 0.00, 0.00%)5573.83万股(占总股本23.3%)的司法拍卖竞争极为激烈。结果
同样令人有些意外,中植系旗下合伙企业斥资逾9亿元,以94%的超高溢价竞得该部分股份,
承诺积极参与竞拍的*ST准油现控股方国浩科技未能如愿。

  国浩科技当前之所以能够控制*ST准油的控制权,正是因为拥有这23.3%股份对应的表决
权。在该等股份易主之后,*ST准油的实控权势必发生变化。但在国浩科技无意退出的情况
下,中植系能否顺利入主*ST准油仍然存疑。

  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ST准油方面表示,对于中植系参与竞拍非常意
外,但公司将严格按照相关规定,督促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截至记者发稿,中植系方
面尚未对记者的采访要求做出具体回应,记者也暂未与国浩科技及秦勇方面取得联系。

  激烈角逐司法拍卖

  2月1日,*ST准油跌停,收盘价8.38元/股。当天晚间,*ST准油公告,创越集团和秦勇
所持5573.83万股定于2月2日10时至2月3日10时,在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
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公司面临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自2月2日起停牌。

  此前的2017年12月26日,*ST准油已收到福田区法院的《拍卖通知书》,因中融信托与
创越能源实现担保物权纠纷一案,鲁奇与秦勇、新疆天全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债权债务概
况转移合同纠纷一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1执165号一案等三案,福田区法院
对创越集团和秦勇所持*ST准油5573.83万股一起拍卖,以拍卖之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乘
股数为起拍价,保证金4500万元,增价幅度200万元及其倍数。


  2月2日10时,司法拍卖正式开始,仅2人报名。在实际拍卖中,以展示价4.60亿元作为
了起拍价,但需要达到停牌前收盘价对应市值(4.67亿元)才能够真正成交。起初阶段,2
名竞拍者均无人出价,当天下午13:01,竞拍号为V9544的竞拍者才出价4.60亿元,竞拍号
为S0488的竞拍者在13:53出价4.62亿元。2月2日,二人再无其他出价。

  2月3日早上7:28,V9544出价4.62亿元再次拉开战幕。两个小时候,S0488加价200万,
V9544也加价200万还以颜色,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至原本应该结束的2月3日10时,双方
已经合计出价20次,价格逼近5亿元。按照规则,10时之后,一方出价后5分钟内,若有人继
续出价,则拍卖延时,直至无人继续出价。

  因此,10时之后的争夺更加激烈,双方出价速度极快,拍卖迟迟未能结束。10:05,拍
卖价突破6亿元;10:37,突破7亿元;11:15,突破8亿元;11:24,突破9亿元。在11:
24:05,S0488出价9.06亿元14秒后,V9544迅速出价到9.08亿元。随后5分钟,无人继续出
价,V9544以该价格竞得标的物。

  这场拍卖,比预期晚结束了90分钟,152次延时,157次出价,18.55万人进行了围观,
853人设置了提醒,堪称一出司法拍卖大戏。随后的竞价成功确认书显示,用户姓名湖州燕
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燕润投资”)通过竞买号V9544以最高应价胜
出,成交价格9.08亿元。以此价格计算,折合折合每股16.29元,较停牌前一个交易日的收
盘价大幅溢价94.36%。


  经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证,燕润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系常州星汉资本管理有限
公司(下称“星汉资本”),普通合伙人为中泰创展(珠海横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
称“中泰创展”),都是中植系的重要成员。另一位竞拍者S0488,不出意外的话应是国浩
科技或其指定主体。

  弃壳宇顺追逐准油

  竞拍成功后,中植系将持有*ST准油23.3%的股份,位列第一大股东。“看到结果非常意
外,没有想到中植系会参与竞拍”,*ST准油方面人士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
示,“公司会按照相关规定,督促燕润投资尽快披露《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亦向中植企业集团提出了采访需求,有关人士表示,中泰创展比
较独立,集团并非他们股东,相关情况暂不了解。另有工作人员表示需要先了解一下情况。
截至记者发稿,中植系方面尚未给出具体回复。

  工商资料显示,燕润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星汉资本、普通事务合伙人中泰创展的唯一
股东均为上海中植鑫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植鑫荞的唯一股东中海晟融(北京)资本管理
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晟融”)与中植企业集团属“兄弟”关系,后两者共同的大股东是中
海晟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解直锟。

  就在前不久,中植系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宇顺电子(7.930, -0.58, -6.82%)披露了重大
资产重组的进展,该交易构成重组上市(即“借壳”)。该交易完成后,中植系不再实际控
制宇顺电子,星美控股的覃辉上位实际控制人。运作宇顺电子项目的具体平台,是中海晟融
旗下的中植融云(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该交易中亦有中泰创展的身影。

  宇顺电子是中植系第一家实际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2015年底正式入主。此后,中植系
风格有所转换,又入主了美尔雅(11.040, -0.56, -4.83%)、三垒股份(16.500, 0.00,
0.00%),还是荃银高科(9.880, -0.12, -1.20%)的第一大股东。

  1月10日晚间,宇顺电子公告,公司拟采取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或两者相结合的方式购
买成都润运100%股权,标的整体作价约为200亿元。成都润运为星美控股旗下影院的运营主
体,成立于2010年,主营业务为电影放映及影院运营。

  2017年3月份,成都润运引入25亿元战略投资,中泰创展增资了其中的15亿元。在具体
实施过程中,中泰创展控制的创泰融元、汇恒赢、汇荣晟3家合伙企业进行了实际出资,合
计持有成都润运9.38%的股权。

  宇顺电子此番收购成都润运后,后者控股股东星美圣典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东。
中植系通过运作完成了“买壳—清壳—卖壳”,从宇顺电子抽身。不过,中植系也并未完全
离去,此番交易后持股比例仅仅低于星美方面,仍将是宇顺电子重要的股东。

  刚刚宣布“弃壳”宇顺电子,就马不停蹄的“拿下”*ST准油,中植系后续在资本市场
的布局值得关注。

  股权纷争能否结束?

  中植系以94%的超高溢价强势杀入,但能否顺利入主结束当前的股权纷争,仍要打上一
个问号。

  当前,*ST准油的实际控制人被认定为高居伟,正是因为其控制的国浩科技拥有此次拍
卖的23.3%股份对应的表决权。2016年底至2017年初,在挥手告别招商局旗下丝路新能源之
后,秦勇及创越集团迅速的将所持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了国浩科技。至此,高居伟取代
秦勇成为*ST准油的实控人。

  之后不久,国浩科技及背后的杭州威淼主导了*ST准油董事会的改选,王金伦、费拥
军、沈梦梦、曹浩进驻董事会。其中,王金伦担任董事长,杭州威淼的沈梦梦担任副董事
长。

  但是到了6月4日晚间*ST准油公告称,原实控人秦勇发来告知函,称国浩科技未按约定
履责,拟收回所持*ST准油全部表决权。秦勇同时曝光了多份夹层协议,从而令杭州威淼走
向前台,杭州威淼曾与秦勇签订多份协议,限期解决秦勇债务问题,并指定国浩科技受让秦
勇表决权。

  由于当时创越集团及秦勇所持股份均遭司法冻结,在夹层协议中,各方还约定杭州威淼
或其指定方积极参与质押股份的拍卖。当时,证券时报·e公司刊登《26亿夹层协议曝光解
构*ST准油易主案反目始末》的文章,对此进行了详细报道。

  解除表决委托毕竟只是秦勇单方面的要求,其后来亦没有进一步的动作,*ST准油的控
制权便一直掌控在高居伟手中直至此次司法拍卖结束前。

  但是在近期,此前由国浩科技安排进入董事会的人员却接连辞职。2017年12月22日,王
金伦提交书面辞职报告,“因身体健康原因,不能保证时间和精力有效履行职责”,申请辞
去董事长、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和公司法定代表人等职务,仍担任公司董事。

  仅仅4天之后,费拥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2018年1月
2日,曹浩先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二
人辞职后均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1月5日,*ST准油召开董事长,审议通过了关于补选顾卫东为公司董事的议案。在公告
中,*ST准油并未披露顾卫东是由哪一方进行的提名,从其经历中亦看不出端倪,代表何方
利益尚不明晰。简历显示,顾卫东曾长期在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公司任职,2016年1月至今,
自主择业并在深圳大学金融专业学习。

  *ST准油自身的情况也不太乐观,公司在1月31日披露了2017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由
此前的预计盈利750万元~1500万元,修正为盈利-1000万元~5200万元。主要原因是公司收到
冠鑫棉纺支付的剩余交易价款2189.25万元,获得克拉玛依市财政局境外投资贷款贴息及前
期费用补助1481.2万元,但是受到沪新小贷案件影响,可能被确认预计负债5224.69万元并
计入当期损益。

  *ST准油表示,公司2017年度业绩存在发生亏损的可能,公司股票存在因连续三年亏损
被交易所暂停上市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