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86东方金钰大手笔囤货翡翠 资金链吃紧能否押宝成功

【 时间:2018/2/5 7:44】



东方金钰大手笔囤货翡翠 资金链吃紧能否押宝成功
2018年02月05日 01:42 投资者报


  周月明

  1月18日,A股市场“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10.040, 0.00, 0.00%)(600086.SH)股价
出现闪崩。闪崩次日公司停牌。1月24日晚间,东方金钰发布了第一大股东再质押2540万股
为融资担保的公告,一时间,投资者纷纷产生疑问,这家徐翔、王亚伟都曾重仓过的股票怎
么了?

  近日,《投资者报》记者就公司经营情况、股价大跌停牌的问题采访公司,得到了相对
详细的答复。

  大手笔购入翡翠

  东方金钰前身最早是纺织企业,2005年,深圳东方金钰珠宝实业置换入上市公司并于
2006年正式更名。王亚伟、徐翔都曾重仓过东方金钰的股票。不过,2012年,王亚伟从华夏
基金辞职,继任者悉数清盘他的重仓股;2015年,徐翔因操纵股市被捕,红极一时的“徐翔
概念股”应声跌停。2016年初,公司原董事长辞职,其子赵宁接任。

  翻阅东方金钰近几年财报,业绩有些起伏。2015年至2017年三季度营收分别为86亿元、
65亿元、6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90%、同比下滑23%,后又增长39%,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
亿元、2.51亿元、2.51亿元,同比增长205%、降幅16%、增长14%。

  对于公司这一业绩情况,东方金钰对《投资者报》记者解释称:“公司主要业务有两
块,黄金业务及翡翠玉石业务。2015年业绩大增主要由于当时珠宝行业整体景气。但至2016
年,公司因董事长更换以及考虑整个经济形势,制订了稳扎稳打,适当收缩的经营策略,减
少了黄金业务量,且公司黄金业务主要是走量,利润很低,所以公司2016年收入下降的比较
多。 截至2017年上半年,其78%的产品是黄金金条及饰品,21%是珠宝玉石,也包括翡翠。
翡翠的利润比黄金高得多。”

  翡翠利润的“诱惑”,也让东方金钰大手笔购买翡翠。2016年公司存货为69亿元,而到
了2017年上半年,公司存货就增至91亿元,其中翡翠玉石的存货高达85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翡翠是一种市值变动较大的资产,这也给公司的资产添加了很多不确
定因素。

  但东方金钰负责人在给《投资者报》记者的回复中却认为:“翡翠不像黄金、钻石
有‘牌价’,哪怕现在真实价值已经涨到了5亿元,但体现在账面上存货的价值还是5000万
元。且由于全球90%以上的翡翠原石产自缅甸北部,随着翡翠矿山持续开采,高端翡翠原石
持续减少,再加上长期以来缅甸政局不稳,这些因素都持续推高翡翠价格。所以近年来,公
司持续加大了对翡翠原石的战略储备。在此情况下,公司存货、流动资产显然是被低估
的。”

  不过,在大手笔囤货翡翠以及储备零售终端的同时,公司的资金链也显得有些吃紧。

  翻看东方金钰这几年财报,从2015年至2017年三季报,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一直为负
数,分别为-16.8亿元、-10.8亿元、-20.6亿元。这一情况也与其高额的应收账款相符合,
2015年到2017年三季度,东方金钰应收账款分别为3.99亿元、1.87亿元、4.42亿元,同比变
化789%、-53%、625%。

  有财务专业人士认为:“这说明计入营收中的销售额很多都未变现为资金,也就意味着
公司在拿现金流买营收。其资金链条存在较大风险。”

  对于应收账款的问题,东方金钰负责人只是强调自己账期并不长,并没有做出更多解
释:“公司无论是翡翠还是黄金业务,都是批发业务。黄金批发周转率很快,利润也不高,
一旦价格略低于同行,自然是门庭若市,所以公司没有必要给采购商很长的账期。此外由于
翡翠原石是稀缺资源,公司每年都会将翡翠业务控制在一个合理的销售范围内,公司的翡翠
并不愁卖,所以也没有必要给予客户很长的账期。”并称:“翡翠是稀缺资源,长期战略资
源,存货流动率低并不是公司翡翠卖不出去,而纯粹是惜售。”

  定增多次失败

  不过公司的“惜售”也导致了负债率的高涨以及融资需求的迫切。

  据公司财报,截至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货币资金比上期大幅减少超一半,且总负债达
到8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2.62%,比上年度末的67.62%增加5个百分点。此外,据公司公
告,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计新增借款占2016年末净资产的 85.58%。

  此外,公司这些年来,一直在定增的道路上“跃跃欲试”,但成功率并不高。

  2011年,东方金钰拟募集7.8亿元,但公司数次下调定增价格后,还是于2013年4月终
止。一周后,其再次提交定增申请,拟募资金9亿元,其中6亿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但仍在
2014年4月被终止。不过,东方金钰1个月后再次公布新的定增预案,拟募集不超过15亿元,
其中12.9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这次定增方案倒是成功了,也就是这次定增,将东方金钰牵扯到徐翔案中,后来定增也
被否。2015年6月,其又筹划定增搭上“互联网+”概念,计划募资80亿元,但是2016年3月
撤回了申请。2017年5月12日,东方金钰披露定增预案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7亿
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9.82亿元,但还未获证监会批准。

  定增不成,2017年10月13日,东方金钰再次发布公告称,获准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
面值总额不超过7.5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一周后,东方金钰又发布了向大股东借钱的公
告,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拟向公司大股东兴龙实业借款30亿元,期限三年,用于偿还银行
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短短5个月,东方金钰就计划融资67亿元,而截至2017年三季度,公司总资产不过才118
亿元。

  2018年1月18日,东方金钰股价大跌紧急停牌,从开盘11.16元跌至10.04元,市盈率48
倍。全日成交1.1亿元,成交量达1057万股,换手率仅为1%。从龙虎榜来看,游资出货套路
明显。次日,大股东兴龙实业再次将持有的东方金钰800万股份质押给了一个叫桐乡市民间
融资服务中心的民间借贷机构。截止到这一天,兴龙实业已合计质押了手中93.99%的东方金
钰股份,占后者总股本的2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