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04南风股份业绩大变脸,由最多涨165.13%修正为降95%,受子公司中兴装备拖累

【 时间:2018/2/8 8:27】



由最多涨165.13%修正为降95% 南风股份业绩大变脸
2018年02月08日 00:53 新浪综合



 每经记者 邱德坤 每经编辑 陈俊杰

  1月30日,南风股份(300004,SZ)公告,因全资子公司中兴能源装备有限公司(以下
简称中兴装备)经营业绩不及预期,修正公司业绩预告为同比下降65%~95%。而南风股份此
前预计,其2017年的业绩同比上涨135.14%~165.13%。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兴装备在2017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仅约为承诺的
20%,并且其副总经理涉嫌污染环境罪已被当地公安逮捕调查。

  2月7日,针对记者提出的中兴装备副总经理被逮捕可能对上市公司带来哪些影响等问
题,南风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称,董秘已出差,采访需等董秘回来。记者也提交了相关采访
函,但是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净利最多2.46亿变3245万

  按照此前重组约定,中兴装备原股东向南风股份承诺,中兴装备从2013年至2018年,扣
除南风股份(含子公司)在收购后向中兴装备增资1亿元所产生的当年度投资收益后,扣非
归母净利余额分别不低于约8000万元、1.28亿元、1.41亿元、1.62亿元、1.9亿元和2.38亿
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被重组后的中兴装备,实现了2013年至2016年的业绩承
诺,并成为贡献南风股份净利润的“主力”。

  相关定期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6年,南风股份主要控股或参股的子公司中,仅有中兴
装备盈利,其他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

  不过,中兴装备在2017年的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南风股份在1月30日公告,因为中兴装备经营业绩不及预期,公司修正2017年预计归属
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约为464万元~3245万元。而南风股份此前预
计,2017年度净利润约为2.18亿元~2.46亿元。

  事实上,中兴装备的经营业绩不及预期,早在2017年前三季度就已露出端倪。

  1月22日,南风股份公告,中兴装备在2017年前三季度,实现未经审计的净利润约为
3928.79万元。记者计算得出,在2017年前三季度,中兴装备仅实现全年业绩承诺的约
20.64%。

  这意味着,中兴装备若要完成2017年全年约1.9亿元的业绩承诺,必须在该年第四季度
实现约1.51亿元的净利润。

  2017年前业绩持续上涨

  南风股份未披露2017年年报,目前外界无法得知中兴装备为何在2017年的业绩不及预
期,但此前其业绩一直上涨。

  相关定期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6年,中兴装备的营收分别约为7.29亿元、6.04亿元和
6.41亿元,而净利润分别约为1.34亿元、1.51亿元和1.68亿元。即在营收稍有下降的情况
下,中兴装备的净利润一直保持上涨态势。

  而作为中兴装备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久立特材(5.900, -0.02, -0.34%)(002318,
SZ),在2014年至2016年的营收分别约为29.02亿元、27.21亿元和26.98亿元,净利润分别
约为1.9亿元、1.23亿元和1.68亿元。

  这意味着,在营收仅约为久立特材四分之一的情况下,中兴装备实现的净利润与久立特
材相当。

  久立新材在相关年报中提到,2014至2016年,受到外部经济不景气、钢煤产能过剩、油
价下跌并低位徘徊等因素影响,导致公司所处行业下游的石油、化工行业投资增速放缓,需
求减弱。

  据南风股份介绍,中兴装备的主要业务是无缝不锈钢管、无缝合金钢管、不锈钢锻件和
特种材料等,是我国能源工程特种管件行业的领军企业。公司产品的价格,在一定程度上与
电解镍、高碳铬铁等主要原材料的价格成正相关,而下游客户主要属于石化、核电、新兴化
工等能源工业。

  卓创资讯不锈钢分析师张兆利称,不锈钢管行业的产能和产量,此前都在增加,2015年
到2016年处于供应过剩,而需求相对不足的状态。之后的去产能政策,令市场供需有所缓
解。目前市场整体的供需情况,已经比之前要好了一些。

  不过,在中兴装备2017年业绩出现“变脸”的情况下,久立特材的业绩仍显得比较稳
定。久立特材在2017年三季报中预计,全年净利润变动区间约在1.34亿元至2.01亿元,变动
幅度在负20%至20%。

  中兴装备高管涉嫌污染环境罪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风股份修正2017年业绩预告之前,中兴装备董事兼副总经理陈卫平
因涉嫌污染环境罪,于1月13日被江苏省海门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据南风股份介绍,陈卫平主要负责中兴装备的生产、安环工作,亦是中兴装备的业绩承
诺方之一。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告诉记者,个人行为对环境的污染上升到犯罪层面,可
能性不大,陈卫平应该属于单位犯罪中的直接责任人,主体应该是公司(中兴装备)涉嫌污
染环境。如果除了刑事责任之外,中兴装备被责令停产停业进行整改,对公司的业务肯定会
产生影响。至于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程度,要看中兴装备以往对上市公司业绩的贡献程
度。


  针对律师说法,记者在采访函中询问了上市公司的看法,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中兴装备此前涉及过其他违规行为。

  2014年10月17日,海门市国土资源局向海门市三厂街道办事处发出《移交处理函》称:
根据群众举报,位于你辖区的中兴装备,违法占用海门市三厂镇中兴村集体土地7宗共计约
2.74万平方米,新建厂房、围墙等建构筑物。

  王智斌称,这说明公司在日常的生产经营过程中,合规运营等方面存在一些瑕疵。

  南风股份在1月22日公告,陈卫平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逮捕事件仍在调查中。为保证中
兴装备的生产经营不受影响,中兴装备已调整了生产、安环的负责人,从而降低陈卫平被逮
捕后,给中兴装备的生产经营带来的不利影响。

  2月7日,记者致电中兴装备,其工作人员称不接受对外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