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被否者柳暗花明:002121科陆电子拟39亿购腾远钴业。(1)腾远则是国内主要的钴盐生产商,产品以氯化钴、硫酸钴为主。(2)硫酸钴则是三元电池前驱体的原料,同时氯化钴下游产品为四氧化三钴,该产品主要用于生产钴酸锂,下游为3C等高密度电池。

【 时间:2018/4/13 8:32】



IPO被否者柳暗花明:科陆电子拟39亿购腾远钴业
2018年04月13日 05:43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导读

  2017年3月上市的寒锐钴业(171.350, -8.34, -4.64%),凭借钴行业景气度的大幅提
升,成为了二级市场追捧的对象,股价更是从14.94元最高上涨至343.48元。而上市无望的
腾远钴业,则无奈选择了委身于科陆电子。

  “大股东很想将企业运作上市,但受到IPO企业被否的相关政策影响,才计划将所持股
权出售,最初定下的评估价格在35亿元左右。”赣州一位接近赣州腾远钴业新材料股份有限
公司(下称腾远钴业)的金融业人士4月12日告诉记者。

  在今年1月23日发审委会议上,出现了“审7否6”的一幕,腾远钴业不幸便在其中。2月
份,证监会明确指出,对于重组上市类交易(俗称借壳上市),企业在IPO被否决后至少应
该运行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

  直至本周,科陆电子(002121.SZ)和厦门钨业(25.870, -0.34, -1.30%)
(600549.SH)的两则公告才透露出了腾远钴业的动向。

  厦门钨业公告,公司收到参股公司腾远钴业发来的《致股东的函》:腾远钴业首次公开
发行股票申请未获通过后,其实控人罗洁、谢福标、吴阳红拟将其控制的腾远钴业65.57%股
权转让给科陆电子(002121),转让完成后,科陆电子将成赣州腾远控股股东。赣州腾远钴
业100%股权预估值为人民币39亿元,科陆电子有以同等条件收购赣州腾远剩余股权的意向。
截至公告日,厦门钨业持有腾远钴业1140万股股份,占腾远钴业股份总数的1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虽然业务结构存在差异,但是2014年、2015年期间腾远钴
业营收、利润体量与寒锐钴业(300618.SZ)基本相当。

  如今,两家公司却命运各异。2017年3月上市的寒锐钴业,凭借钴行业景气度的大幅提
升,成为了二级市场追捧的对象,股价更是从14.94元最高上涨至343.48元。而上市无望的
腾远钴业,则无奈选择了委身于科陆电子。

  腾远IPO“慢半拍”

  企业掌舵人对资本市场的把握,一定程度上也决定了企业究竟能够走多远。

  相关数据显示,腾远钴业2014-2016年营收分别为7.06亿元、5.64亿元和6.22亿元,归
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53万元、573万元和5038万元。

  反观寒锐钴业的同期营收则为7.6亿元、9.3亿元和7.4亿元,同期净利润为3017万元、
2839万元和6657万元。不难看出,虽然腾远钴业盈利能力稍逊于寒锐钴业,但两家公司体量
相差有限。

  但是,由于进入资本市场的时间点不同,两家公司如今命运却产生了极大差异。2015年
6月便进入IPO流程的寒锐钴业,如今已经成为沪深两市的明星股。

  “如果从业务结构上看,两家公司可比性有限。寒锐钴业主要产品为钴粉,公司是全球
三大钴粉生产商之一,而腾远则是国内主要的钴盐生产商,产品以氯化钴、硫酸钴为主。”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钴业分会副秘书长孙永刚4月12日表示。

  据他介绍,钴粉应用领域为硬质合金,与新能源汽车行业关系有限,而硫酸钴则是三元
电池前驱体的原料,同时氯化钴下游产品为四氧化三钴,该产品主要用于生产钴酸锂,下游
为3C等高密度电池。

  即便腾远钴业与新能源汽车行业契合度更高,但是在今年1月的发审委审核过程中,公
司却因为安全生产、业绩波动大和关联交易占比高等问题被否。

  “发行人存在较多的关联方及关联交易,其中持股5%以上股东厦门钨业既是客户又是供
应商。”彼时证监会发审委指出。

  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腾远钴业向厦门钨业及其子公司销售钴产品金额
分别为1.28亿元、1.14亿元和1.38亿元。对于腾远钴业亦在招股说明书中直言,“未来存在
继续扩大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A股市场的政策环境发生了变化,IPO审核越发严格。

  2017年9月,电解液生产商珠海市赛纬电子便因客户集中而未能成功过会,同期还出现
了新能源行业上市公司再融资被否的情况。

  上述背景下,赶了个“晚集”的腾远钴业无奈折戟,更何况当时还是“审7否6”的惨烈
局面。

  实际上,近两年IPO被否企业,转投上市平台的案例十分普遍。

  两度冲击IPO未果的龙蟒钛业,2016年便曾出售给佰利联,这场行业老大下嫁行业老二
的交易,至今仍让业内费解。

  更有意思的是,合并后的新公司龙蟒佰利(18.420, 0.00, 0.00%)(002601.SZ),如今
再次计划将2017年IPO被否的四川安宁铁钛收入囊中。

  科陆电子“小九九”

  值得注意的是,科陆电子在年报中曾经做出过“2018年是动力电池行业调整年”的判
断,为何如今又要启动对腾远钴业的收购?

  或许,上市公司本身也抱有“抄底”的想法。对所有IPO折戟的企业而言都面临着一个
问题,那就是出售资产时很难获得一个很好的价格,腾远钴业也不例外。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腾远钴业扣非后净利润为2.74亿元,同期毛利率为
47.39%。

  虽然腾远钴业将其归结为“2017年以来MB钴金属市场报价的大幅上涨,公司在钴金属报
价较低的区间进行备货所致,具有一定的不可持续性”,但是2017年钴业景气度大涨却是不
争的事实。

  由于科陆电子还未披露腾远钴业的详细财务数据,其全年利润情况尚无所得知。但是,
即使腾远钴业2017年净利润为3.9亿元,此次增值也不过10倍。

  “这个价格不算高,目前A股IPO的发行定价在20倍PE左右,甚至部分公司还要超过这一
水平。”西藏琳琅投资总经理王琳4月12日评价称。

  通过此次收购,科陆电子一方面可以快速获得并表收益,另一方面也对公司现有的新能
源业务形成有效补充。更为重要的是,科陆电子将成为根正苗红的“钴概念股”,君不见寒
锐钴业、华友钴业(112.260, -6.74, -5.66%)(603799.SH)股价走势之彪悍。

  更何况,如今钴产品价格仍在不断上行。

  中泰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4月首周,MB高级钴、低级钴价格续创新高,其中高级钴价
格已经涨至43.7美元/磅(折合人民币71.1万元/吨)。

  “2017年钴价的上涨,来自于对未来供需紧张的预期,而如今预期已经成为事实,尤其
是年初至今的上涨,确实有真实需求存在。”上海一位曾向腾远钴业供货的贸易商4月12日
告诉记者。

广告
  据她介绍,虽然钴价不断上涨,导致国内下游接受度不高,采购也变为按需采购,但是
刚性需求仍在,现在国外钴价要高于国内,所以很多企业都是产品外销,国内市场整体保持
稳定。

  “现在氯化钴、硫酸钴比电解钴的价格还要高,已经涨破70万元/吨,虽然金川也上调
了电解钴价格到70万元,但是市场成交普遍在67万至68万元之间。”上述贸易商表示。

  “钴价的上涨,会引发三元电池中镍使用占比的提升,从而产生替代效应。但是大面积
推广仍需要技术突破。同时,即使单位用钴量有所下降,但是新能源汽车的总需求却在不断
上升。”孙永刚分析指出。

  他认为,国内钴价主要跟随MB价格运行,而Cobalt27等国际资本方买入低价钴后,将一
部分产品转变成了库存,从而起到了稳定国际钴价的作用,“暂时还看不到MB钴价回落的可
能。”(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