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大内总管”理财压力陡增。投融资难度加大 岗位要求提升

【 时间:2018/4/28 8:42】



投融资难度加大 岗位要求提升
上市公司“大内总管”理财压力陡增

□本报记者 郭新志 戴小河 于蒙蒙


 找钱难:近两年感觉压力最大

 尽管做了十多年财务总监,但宋伟最近两年感觉压力最大:一方面,公司产品的市场需求
在上升,订单在增加;另一方面,客户的付款周期在延长,这势必考验公司的现金流。接还
是不接订单成为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财务总监的工作内容有很多。”他说,公司的财务
管理、会计核算、内部控制、税务管理、投融资都得参与,“找钱是重要工作之一”。

 清华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2月发布的《中国社会融资(企业)成本统计报告》指
出,当前中国社会融资(企业)平均融资成本为7.16%,银行贷款平均融资成本为6.6%,承
兑汇票平均融资成本为5.19%,企业发债平均融资成本为6.68%,融资性信托平均融资成本为
9.25%,保理平均融资成本为12.1%,小贷公司平均融资成本为21.9%,互联网金融(网贷)
融资成本为21%,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资成本为7.24%。

 “这仅仅是利率成本,若加上手续费、评估费、担保费、居间费、律师费、差旅费、招待
费等大量隐性费用,融资成本更高。”兴业证券指出,总体而言,企业融资成本在2017年出
现较为明显的抬升。从大概率看,今年流动性压力可能会向实体层面传导,未来企业融资成
本或进一步抬升。

 宋伟说,前几年公司业绩好,银行渠道融资顺畅,但现在银行资金有限,即便银行同意放
款,会提出很多附加条件,“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在7%以上。”

 传统的银行融资渠道收紧,直接融资渠道亦不乐观。

 WIND数据显示,2017年A股1102家上市公司股权融资规模(IPO、增发、配股、优先股、可
转债、可交换债)为3.21万亿元,而2016年共有1134家上市公司使用上述融资工具募资4.08
万亿元,融资主体数量和融资规模均出现下降。不过,从融资工具结构上看,可转债、可交
换债募资规模较2016年分别增长166.08%和118.60%。

 债权融资方面,2017年A股190家上市公司公司债发行规模为1650.09亿元,而2016年407家
上市公司公司债发行规模为5537.73亿元,债权融资主体数量和融资金额亦大幅下降。

 融资成本上升的直接结果是侵蚀上市公司利润。据东吴证券测算,2016年工业企业财务费
用较上年降低5.8%,带动工业企业利润增长1.32个百分点,贡献率为15.5%;2017年工业企
业财务费用较上年增加6.5%,拖累工业企业利润增速1.27个百分点。相比而言,融资成本上
升对于私营企业的负面影响更大。东吴证券指出,经匡算,2017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财务
费用较上年增加3.8%,拖累利润增速1.58个百分点(2017年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利润增
长45.1%);小型工业企业财务费用较上年增加了9.2%,拖累利润增速1.45个百分点(2017
年私营工业企业利润增长11.7%)。

 花钱难:好项目价高离谱

 融资不易,上市公司也不敢乱花钱。“质量差的企业不敢投,好的项目不一定拿得
到。”一位创业板公司财务总监说,优质项目如今估值普遍很高,出于风险控制,他不敢轻
易在投资决策委员会上投赞成票。

 宋伟对此感受颇深。此前,通过朋友介绍,他看中了海外一家公司,前前后后考察了数
次,对方也愿意出售控股权。“这家公司的业务与我们处于同一产业链,互补性和协同性很
强。”宋伟说,一旦这笔并购达成,公司将成为细分领域的全球龙头公司。“其实,开始的
时候双方谈得还是比较愉快。”宋伟说,公司此前内部划的红线是“PE不能超过12倍”。考
虑到交易标的的行业地位,公司破例给到了15倍PE。“眼看就要成功了,结果国内另一家企
业突然插手,直接给20倍PE,我们只好放弃。”谈到此处,宋伟颇为沮丧。

 类似这种“虎口争食”的案例并不少见,为了控制风险,不少公司选择了最保守的投资方
式——购买银行理财产品。WIND数据显示,2017年A股1216家上市公司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累
计认购金额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达到1.33万亿元。

 更激进一些的投资方式同样出现降温。相比2016年,2017年A股并购市场无论是总量、交
易总金额、交易均值等均在下降。WIND数据显示,2017年有217家上市公司发起重大资产重
组,并购重组交易总金额达7444.96亿元,平均值为34.31亿元。剔除借壳交易后的总金额为
6396.26亿元,平均值为30.31亿元。而2016年有327家上市公司发起重大资产重组,重大资
产重组成功101起。交易总金额达11349.07亿元,平均值34.71亿元。剔除借壳交易后的总金
额为9732.11亿元,平均值31.39亿元。

 “首先是2017年IPO数量众多,导致很多财务总监们看好的并购项目‘十网九空’,标的
公司要价很高,只要符合IPO标准的,PE都在20倍-30倍。”对于2017年并购“遇冷”的原
因,长城证券收购兼并部总经理尹中余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重组上市新规出台后,去年借
壳数量只有5单,借壳受制约导致并购市场交易量减少。此外,交易所采用刨根问底式问
询,很多项目“知难而退”,“去年终止的特别多,除标的公司启动IPO外,其余很多是被
问住了。”

 某中型券商并购负责人沈青(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优质资产在市场并不充裕,与
行业景气周期有一定关系。“另外,叠加去杠杆化,二级市场估值回归,现时的一些并购重
组变得不经济,这让财务总监愈发谨慎起来。”数据显示,2017年证监会审核并购重组项目
较2016年有较大程度下降,全年审核176单,较2016年减少102单,通过161家次,涉及交易
金额5386亿元,较2016年减少3518亿元。

 上市公司并购的投资逻辑也出现变化。“2017年并购的主线逻辑调整至产业并购方面,以
市值管理为诉求的并购重组减少,并购会兼顾标的与上市公司的产业协同,其次是多元化转
型,只有这样二级市场才能认同,也相对容易获得监管层认可。”沈青说。

 挑战大:加强学习 不想掉队

 “整体而言,上市公司感觉束手束脚。”一位中小板公司财务总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无论是投资还是融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盈利,但就目前情况而言,公司首先考虑的是生
存。

 与上述财务总监所在的公司相比,另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徐涛(化名)则要轻松得
多。他所在的公司自上市以来一直遵循谨慎路线。在并购火热的年份,公司没有像同行那样
大举投资,一直坚持“盈利——投资扩产——盈利”的内涵式增长路子,几年下来,账上无
借款。

 “以前不少机构抱怨我们太保守,对外投资不积极,现在看来,公司的选择没错。”徐涛
说,“低杠杆”策略使得公司一身轻松,他对于公司的资金管理毫无压力,“目前市场缺乏
好的投资机会,我们顶多买买银行理财产品,其余资金轻松满足日常生产经营。”

 最令财务总监心悸的是国民技术的遭遇。2017年11月末,国民技术遭遇产业基金的合作相
关方失联,公司报案后已于2018年1月取得公安机关《立案告知书》。但公司预计未来无法
收回子公司国民投资对公司的5亿元借款,公司因此根据会计政策计提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5
亿元。受此事影响,国民技术2017年巨亏4.88亿元。

 尽管如此,与专业机构合作成立产业基金、并购基金仍是上市公司解决自身资金问题的一
大路径。“今年以来,产业基金、并购基金比较火爆。”北京一家专业投资公司的负责人
称,他们今年的业务重点就是与上市公司合作成立基金。一方面,上市公司可以投资一部分
资金,撬动社会资本;另一方面,可以借助上市公司平台实现项目退出。

 尹中余表示:“今年并购项目好谈多了,因为IPO政策变化比较大,标的公司对IPO期望值
降低,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们又忙了起来。”对于今年并购市场的趋势,沈青认为并购市场
对实体经济的关注度不断提高,“智能制造、高端装备制造,此外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等
行业均受到市场追捧,这些行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

 “整体而言,优质上市公司会获取更多资源,差的公司则会被市场冷落。”多位受访的财
务总监表示,随着融资渠道收紧,A股上市公司表现出马太效应,“强者恒强、弱者恒
弱”的特征日渐明显。这一趋势倒逼上市公司提高整体运营能力,也对上市公司财务总监提
出了更高要求。

 “财务总监目前变成了一个综合性的岗位,不仅需要从财务的角度提前评估公司可能出现
的各种资金状况,做好应对预案,还得从企业管理的角度去管控销售……方方面面都得懂,
并且还需要一定的深度。”宋伟说,他在加强学习,希望能凭一己之力,不让公司在“两极
分化”的市场中掉队。

 “融资成本上升、投资难度加大,新的市场环境对财务总监的要求越来越高。”4月25
日,一位创业板公司财务总监宋伟(化名)说。

 WIND数据显示,2017年两市股权融资工具募资额同比下降21.16%,并购数量(剔除借壳)
同比下降33.64%,而上市公司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金额首度突破万亿元大关。这组数据反映
出上市公司遭遇投融资的两面夹击。受宏观经济去杠杆、融资渠道收紧等因素影响,被视为
企业“大内总管”的财务总监正面临资金管理难题。

 □本报记者 郭新志 戴小河 于蒙蒙




【中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