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79中弘股份深陷内忧外患之局:巨亏+项目停工+财务存疑

【 时间:2018/5/13 10:15】



中弘股份深陷内忧外患之局:巨亏+项目停工+财务存疑
2018年05月11日 22:49 国际金融报


  目前,中弘股份(1.470, 0.13, 9.70%)已经深陷内忧外患的困局之中。公告显示,中弘
股份资金十分紧张、经营面临困难,偿债能力告急。为了摆脱现有困境,中弘股份在回复深
交所问询函时表示,正在积极推进重组进程,加快出售资产以及催收应收账款。然而,上述
手段是否能够有效解决中弘股份面临的困难,尚有待时间的检验。

  近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弘股份”)公告称,2017年公司累计新增借款
超过2016年末净资产的100%。据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借款余额为283.36亿元,
累计新增借款金额为103.68亿元,累计新增借款占上年末净资产比例为101.56%。

  最新披露的年报显示,2017年中弘股份的现金减少了45.82亿元,正如其公告中所说,
公司已资金紧张,经营困难,偿债能力告急。

  同日,中弘股份另一份公告称,公司收到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要求
其对公司内部控制的重大缺陷,即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导致资金
去向和用途不披露不审批的情况进行改正。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弘股份一直站在风口浪尖,负面消息接连不断:控股股东
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全资子公司开发的海南如意岛项目被暂停施工、2017年年报被出具保
留意见审计报告……

  最新消息显示,中弘股份正在积极寻求重组、出售资产以摆脱当前困境。

  那么,中弘股份这一系列的危机究竟从何而来?

  经营惨淡,利润巨亏

  2017年年报显示,中弘股份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25.11亿元,同比减少
1699.01%;营业总收入10.16亿元,同比减少77.18%。

  再来看看2018年一季报,公司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6亿元,同比
减少4054.46%。

  在2017年年报中,中弘股份认为,公司侧重开发休闲度假地产、主题商业地产会为公司
未来提供新的利润增长点,有效规避行业风险。

  同时,中弘股份表示,公司在旅游地区有丰富的土地储备。截至2017年年末,公司在海
南如意岛项目 也取得海洋使用权面积386.14公顷,鉴于建设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政策的出
台,将海域使用权更改为土地使用权之后的市场潜力巨大。

  不仅如此,中弘股份似乎还对自己的开发能力颇为自信,称公司已经形成较为成熟及完
善的休闲度假物业的投资、设计及运营方面的商业模式。

  那么,定位准确、土地储备丰富且开发能力成熟的中弘股份为何会业绩变脸?

  定位失败?

  2017年,中弘股份的房产销售情况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19个房产项目可供出售面积
总计为130.31万平方米,签约面积仅为2.44万平方米,仅为2016年签约面积(40.9万平方
米)的1/17。

  2016年,中弘股份房地产的营业收入为41.3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92.88%。到了2017
年,公司来自于房地产开发的收入骤减至-3.48亿元,可以说是中弘股份2017年亏损的“罪
魁祸首”。

  对此,中弘股份表示,受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公司房地产项目销售收益均不理
想,尤其是北京的弘由山由谷二期项目以及御马坊项目,因受北京3·17商办政策影响,该
项目不仅销售停滞,并且已销售部分还出现大量退房。

  但是,记者查阅年报发现,不仅是在北京,中弘股份在山东、海南、浙江和吉林的住宅
房产销售均不理想。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住宅房产大多位于旅游景点区域。

  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指出,“北京限购限贷影响的确很大,住宅销售受冲击严重
属正常现象,主要是因为贷款审核困难、减少杠杆运用等。而且市场调整后,投资预期也会
相应发生变化,销售便会受到影响。”

  卢文曦表示,“受政策影响最大的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受影响程度应
该比较有限。不过,位于旅游景点周边的住宅项目,由于不像自住型楼盘具有消费需求基
础,收益风险较大,所以这类房产的销售情况也会不理想。”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中弘控股既有的项目不
多,且不够分散,这些因素均会带来项目销售和经营方面的压力,并且,公司对旅游地产的
销售不能盲目乐观。”

  由此可见,旅游地产业务不仅会受到宏观政策的影响,还会因为其地产本身非刚需的性
质,影响其销售。中弘股份颇为得意的公司战略定位并没有被业内人士看好,也并没有为其
获得可观的利润。

  海南项目频受阻

  中弘股份的战略版图里有一大块重心放在海南。

  对此,卢文曦指出:“在重点规划区拿地是有优势的,一方面是资产土地本身估值可能
提升,另一方面,随着发展,项目未来有较高收益预期。当然,前提是有充分的开发实力和
资本。”

  未来收益可观,但项目推进却频频受挫。

  2017年年报显示,如意岛填岛EPC总包中铁港航局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中交集团,在合同
实施过程中,分别提出涨价超20%的要求,造成合同被迫终止,工程停工。

  谁知工程刚要恢复,却迎来了海口市海洋和渔业下发的“双暂停”(暂停施工、暂停营
业)通知。

  公告显示,中弘股份已对如意岛实际投资44.9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项目搁置,投资资金收不回来且无收益回报,这直接影响了公司资金的
利用效率,如果搁置时间越拖越长,对公司整体经营和规划都是极其不利的。

  严跃进表示,“海南市场的政策频频调整,尤其是在当前全域限购的背景下,需警惕地
产风险。”

  投资收益不明

  2017年年报显示,中弘股份投资活动现金流出为95.02亿元,而流入却只有13.82亿元。

  那么,中弘股份都投了哪些项目?

  2017年10月1日,中弘股份收购了Abercrombie & Kent Group of Companies (下
称“A&K”)90.5%的股权,股权取得成本为27.84亿元。

  A&K公司的主要业务为旅游业,2017年共为中弘股份带来了扣非后净利润9364万元。但
是,这离其承诺的2.1亿元净利润相差甚远。

  此外,中弘股份在2017年对联营、合营企业投资增加了36.9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其
中,中弘股份对联营企业天津世隆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青岛中商研如意岛投资
中心(有限合伙)、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深华腾十五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的追加投
资额均在10亿元以上。

  但令人生疑的是,2017年,这些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均被审计机构认定为无法确认。

广告
  一位资深会计师向记者表示,“我们之前也碰到过这种案例,较大可能为企业转移资
金。在审计投资收益时,联营或合营公司的审计报告我们都会看,因此,无法确认的情况要
么是企业无法出具其审计证据,要么是联营或合营公司审计报告的可靠性存在疑点,被审计
师拒绝采纳。”

  事实上,2017年,中弘股份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的基础之一就是其实际控制人凌驾
于内部控制之上,导致中弘股份在未履行必要的审批程序的情况下支付给海南新佳旅业开发
有限公司 61.5 亿元股权转让款。

  该会计师指出,“一般上市公司都会有一套很严格的内控机制,但如果实际控制人的权
力过大,不仅其企业资金去向和用途无法被监督和控制,数据也更容易造假。”

  记者就借款目的和资金去向等问题致电中弘股份,截至发稿,电话均为无人接听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