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机构难再“躺着赚钱”:备付金将全部托管至央行

【 时间:2018/5/24 7:43】



支付机构难再“躺着赚钱”:备付金将全部托管至央行
作者:谢水旺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18-05-23 12:45


  5月,央行召集26家支付机构开会,就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试点征求意见。其中,市场
份额较大的支付宝、财付通等机构参加了相关会议。这并不是突如其来的监管,此前的缴存
比例从今年1月份的20%提高至4月份的50%,如今将走向100%。

  根据央行披露的数据,按照50%的比例测试,4月份备付金总额已超过9000亿。全额缴存
对支付机构来说将损失一大笔利息收入,大型支付机构从前一年的利息收入超过百亿,而小
型的公司甚至将因此被淘汰。支付机构的洗牌及业务转型势在必行。

  上海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每年利息收入大约一亿元。据其了
解,大型支付机构利息收入可以达到百亿元。

  自2017年初,央行探索建立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以来,已过去了一年多时间。

  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经历了“从0到1”的跨越。根据央行披露
数据,今年4月,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达到50%,4月末备付金存款将近5000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未来,有望实现全部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至央
行,彻底切断支付机构和银行的灰色利益链。

  支付机构即将告别躺着赚备付金利息收入的好日子。多位支付机构人士认为,支付机构
将主要依赖手续费收入,中小型支付机构生存压力较大。

  移动支付替代互联网支付,支付宝、财付通领先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指出,我国支付服务参与者规
模不断扩大,银行业金融机构仍为主力,非银行支付机构异军突起,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
有非银行支付机构243家。

  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支付机构,移动支付高速增长,正在逐渐替代互联网支付。

  “2017年非银行支付机构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业务金额占网络支付总业务金额的比重
分别为26.9%和73.1%,与2016年的51.6%和48.4%相比,移动支付业务的比重大幅提升,对互
联网支付业务产生了显著的替代效应。”《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透露。

  2017年,条码支付快速普及,推动移动支付从线上向线下场景渗透,交易量不断扩大。
全年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办理条码支付业务73多亿笔,金额9100亿元,消费占比99.93%,单笔
消费金额500元以下的占绝大比重,小微、快捷、便民支付特点愈加明显。

  而从支付机构竞争格局来看,支付宝、财付通已经形成双寡头格局。

  比如,Frost &Sullivan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方支付市场按总交易量(包括互联网、
移动及POS支付)计算,支付宝、财付通、银联商务市场份额占比分别是34.7%、25.1%、
19.4%;而单从移动支付交易量来看,支付宝、财付通市场份额占比分别是52.7%、34.1%。

  备付金集中存管“从0到1”

  第三方支付机构异军突起,难免存在一些乱象,比如客户备付金问题。

  多位支付机构人士表示,客户备付金是支付机构收到的预收代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
机构的自有财产,一般用于日常业务付款。但此前,支付机构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甚至
用于投资等,乱象较多,风险较大。

  央行开始探索建立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经历了“从0到1”的跨越。

  2017年1月,央行印发《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银办发
〔2017〕10号),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
构(注:即有客户备付金存管资质的商业银行)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首
次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最终将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发现,自2017年6月起,央行货币当
局资产负债表新增“非金融机构存款”项目,即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款,2017年6月末数
据为840.77亿元。

  2017年12月,央行要求,2018年起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将由现行20%左右
提高至50%左右。具体来说,2018年1月仍执行集中交存比例20%,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
高,至2018年4月才将集中交存比例调整到50%左右。

  2018年1月末,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款突破千亿元,自此,每月增加千亿元左右,
2018年4月末,这一数据将近5000亿元,为4995.04亿元。按此测算,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总
规模为9990.08亿元。

  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再次升级,有望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至央行。

  今年5月,央行小范围召开会议,研究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试点,征求意见,
支付宝、财付通等26家支付机构参加了相关会议。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将根据试点情况适时
调整试点机构范围,条件成熟后推广至全部支付机构。

  告别备付金利息收入

  这也意味着,支付机构即将告别躺着赚备付金利息收入的好日子。

  多位支付机构人士表示,鲜有支付机构披露备付金规模,亦无从得知。支付宝、财付通
这两家支付巨头合计市场份额超过50%,可以推测这两家的备付金规模巨大。

  另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部分支付机构在上市材料中披露了备付金数据。

  比如,汇付天下港交所招股说明书披露,2015年、2016年、2017年,汇付天下利息收入
(主要来自客户备付金结余)分别是2610万元、3830万元、6160万元。“由于我们将越来越多
的客户备付金存入集中备付金账户,我们于2018年来自客户备付金的利息收入可能逐步减
少。倘该比例持续提高,我们的利息收入将持续减少。”汇付天下在招股书中表示。

  另一家支付机构宝付支付在上交所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17年6月30日,宝付网络的
备付金余额为43亿元,相对于大型支付机构来说,余额较小。

  “第三方支付机构在运营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备付金,若产生备付金挪用情况,将产生系
统性风险,因此网联平台成立后将对备付金进行统一监管,使备付金管理更为透明。”宝付
支付表示。

  华南一家支付机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般支付机构在银行开立两类账
户,一是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二是备付金收付账户。

  “专用存款账户作为协议存款,一般高于银行活期存款,低于定期存款,虽然监管规定
不计息,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有计息的现象,毕竟银行抢存款,或许这也是央行接管的原
因。而收付账户即收款和付款的账户,收款金额减去付款金额,余下日终沉淀资金,利息一
般和活期存款差不多。”上述华南支付机构负责人称。

  上海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每年利息收入大约一亿元。据其了
解,大型支付机构利息收入可以达到百亿元。

  失去了备付金利息收入,目前,大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盈利来源主要为收取的手续费收
入。

  由于汇付天下、宝付支付相对较大,两家支付机构均实现盈利。其中,汇付天下2015年
亏损7600万元,2016年、2017年取得纯利1.187亿元、1.328亿元;宝付支付2015年、2016年
及2017年1-6月分别实现净利润约0.82亿元、1.49亿元、1.16亿元。

  不过,在多位支付机构人士看来,商户选择空间较大,银行则根据支付机构的交易量规
模调整通道手续费,行业呈现集中化趋势,中小型支付机构生存压力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