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控监管试点5家机构浮出水面:招商局、蚂蚁金服、苏宁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和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

【 时间:2018/5/29 7:19】



金控监管试点5家机构浮出水面:招商局、苏宁集团位列其中
作者: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18-05-28 19:11


  5月2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金控集团监管首批试点5家机构为:招商局、蚂蚁
金服、苏宁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和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

  据悉,去年年底试点名单已经确认,2018年年初开始试点。此前第一财经报道称,虽然
试点近半年,但因为还不太成熟,所以一直没有对外披露。目前是先试点、规范,达标后再
审核发票。监管办法正在报批,按程序还要经过讨论审议。

  “个人判断,去年底已在摸底,这半年应该是制定办法的过程,也召集开过几次会议,
目前主要集中在财务报表并表管理,还未有太多实质性监管措施,尚在讨论过程中。”一位
接近央行人士。

  近来年,随着金融创新步伐的不断加快和混业经营的逐步发展,加之法律与相应监管规
则的缺失,导致风险不断积累和暴露。5月19日,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清华五道口
金融论坛上演讲时表示,混业经营自身存在几个方面的风险:一是不透明的风险;二是道德
风险;三是监管套利;四是投资者保护不利。

  “混业经营自身存在一个内在矛盾,我把这个矛盾称之为混业悖论,也就是说金融控股
集团内部不同的金融业务存在着跨行业、跨市场传递的风险,因此需要建立内部的防火墙以
隔离这个风险,进行穿透式监管。但如果将金融控股集团内部的业务完全隔离,和金融控股
集团当初设立的初衷也是相悖的,这就决定了混业经营模式下金融控股集团存在这种内生的
风险。” 孙国峰称。

  他说,为了防范刚才谈到的混业经营的风险,应当坚持总体分业经营为主的基本框架,
不鼓励发展混业经营,对已经存在的混业经营要加强监管。关于选择什么样的监管方式,分
业经营不一定对应着分业监管,分业经营的模式下不同业态的金融机构之间存在着公平竞争
和规则一致性的问题,同样需要整合监管资源,加强监管协调,进行综合监管,从而实现金
融业的总体平衡。

  放眼国际,金控监管有路径可以借鉴。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称,以美国为例,
1999年为了响应金融业发展新趋势,也为了应对欧洲的全能银行(Universal Bank)的竞争,
美国国会通过了《金融服务业现代化法案》(Gramm-Leach-Bliley)。

  该法案准许金融混业经营,混业的形式是允许成立金融控股公司(Financial holding
companies)——FHC可以拥有各类从事金融业务的下属公司,经营存贷款、保险承销、投资
银行等多种金融业务。同时,明确金融控股公司本身为纯粹型控股公司,不开展业务,主要
职能为申请牌照、管理子公司运作等。

  该法案还明确了对金融控股公司的“伞型”监管模式。美联储作为综合监管牵头机构
(伞型监管者),负责对银行控股公司和联储成员银行进行监管。不同类型的金融控股公司,
按照联邦和州共同监管的原则,在集团层面受到不同当局的监管。货币监理署、联邦存款保
险公司等根据各自监管职责,分别对金融控股公司的子公司进行监管;证券交易委员会、州
保险监督署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分别负责监管证券业务、保险业务和期货业务。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露出这一监管模式的弊端,主要体现在监管权力分散,缺乏有效
的信息共享和合作机制,不同类型和地区的金融机构及产品的监管标准也各不相同,存在套
利空间。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对“伞型”监管模式进行修正,
具体体现在:

  第一,规模达500亿元以上的银行控股公司(BHC)和金融控股公司(FHC)必须接受美联储
的监管。此外,美联储也提高了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标准,在必要时有权拆分严重
威胁金融稳定的金融机构;

  第二,建立统一的资本充足率标准,对所有从事金融服务并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控股公司
都实行相同的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

  第三,采取措施解决“大而不能倒”问题,如禁止金融集团通过兼并控制全美10%以上
的存款或金融体系10%以上的并表总负债,通过“沃尔克规则”限制银行业机构开展证券、
衍生品、商品期货等高风险自营业务。

  明明称,总的来看,《多德-弗兰克法案》并没有改变美国对金融控股公司的“伞
型”监管架构,而是在原有模式基础上,加强了美联储的监管权限,建立了宏观审慎的监管
体系,强化了资本在金融控股公司监管中的重要性。





  两会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白鹤祥提议尽快制
定《金融控股公司法》。他建议,我国的金融控股公司立法应确立央行在金融控股公司的伞
型监管制度中的主导地位,以解决分业监管体制下金融控股公司整体监管缺失的问题。具体
的监管职责应包括:金融控股公司的市场准入审批、高管任职资格核准、现场检查和非现场
监管、违法违规行为的行政处罚、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等。

  白鹤祥认为,金融控股公司法应建立相应的审慎监管规则,包括资本充足率、关联交
易、治理结构、信息披露等。在资本充足率监管方面,建议对金融控股公司整体实行合并报
表,确定其资本充足率标准。在关联交易监管方面,建议设立金融控股公司与子公司之间
的“防火墙”,限制银行子公司对其他子公司放贷,限制各业务部门的一体化程度,防止风
险交叉传递。

  (原标题:金控监管试点5家机构浮出水面:上海国际集团、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
位列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