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创四年新低,300345红宇新材控制权交易双方突然反悔

【 时间:2018/10/8 11:22】



股价创四年新低 红宇新材控制权交易双方突然反悔
2018年10月07日 19:24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原创 富凯财经

  作者 股伯通

  富凯摘要

  公告控制权转让之后,股价短短几天翻番,一方瞬间少卖了一个亿,一方瞬间多赚了一
个亿,买卖双方的心态都会发生变化。

  9月29日,红宇新材发布公告,称接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女士及其一致行动
人朱红专的通知,朱红玉、朱红专9月28日与华融国信控股(深圳)有限公司签署《关于<股
份转让协议>之终止协议》和《关于<表决权委托协议>之终止协议》(以下简称“《终止协
议》”)。


  这样做的理由是,由于证券市场发生重大变化,交易条件无法达成,双方于9月26日拟
终止双方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当时交易双方正就相关条款进行
协商,终止协议尚未正式签署。

  红宇新材表示,双方对《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的履行不存在任何争
议,协议的解除由双方友好协商,协议双方均无需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


  看上去双方谈得很愉快,不存在任何不和谐的地方,可5万多投资者怎么办?这几年
来,业绩已经充分说明问题,跟着这样的企业当家人是要吃瓜落的。

  2015年-2017年,红宇新材的净利润从3022万元,下滑到1026万元,再到巨亏4990万
元;2015年-2018年的中报净利润也是逐期断崖式下滑,从2161万元到1120万元,再到-152
万元,今年亏损的幅度同比近乎翻倍,达到-298万元。

  红宇新材的每况愈下是众所周知的,在这个问题上,券商早已春江水暖鸭先知。

  2015年,民生证券、银河证券、方正证券(5.390, -0.13, -2.36%)(维权)、中信建投
(7.590, -0.32, -4.05%)、招商证券(12.930, -0.20, -1.52%)先后发出14份研报,无一例
外都是“买入”、“增持”之类好评。2016年,上述强烈看好公司未来的券商竟然悉数退
场,但新一波券商扛起了鼓吹的大旗,国海证券(3.320, -0.06, -1.78%)、浙商证券
(7.140, -0.29, -3.90%)、华金证券、海通证券(8.640, -0.32, -3.57%)、中原证券
(4.130, -0.07, -1.67%)、长城国瑞、国金证券(6.850, -0.17, -2.42%)、华安证券
(4.950, -0.10, -1.98%)先后发出15份研报,不过这一次唱多的角度从一带一路转向了
PIP(可控离子渗入技术)。到了2017年1月,国海证券发出当年唯一券商研报,角度依然是
PIP业务。从那时候起至今,再没有一家券商对红宇新材有关注的兴趣,自然不会花费精力
撰写研报。

  对于公司业绩的步步下滑,红宇新材2018半年报中坦然承认,PIP可控离子渗入技术和
高能离子束3D喷焊技术均处于产业化初期,短期未能贡献利润。天晓得,2016年强烈鼓吹其
技术的8家券商,是有多么厉害的火眼金睛,能够看得到那么遥远的事情。

  红宇新材表示,2018年上半年,公司持续围绕新材料领域,通过自身调整优化和谋划市
场开拓,加快推进公司三大技术的推广应用,但是由于原有的耐磨材料业务竞争日益激烈,
下游客户的回款周期延长,导致销售规模和盈利能力下滑,PIP和3D喷焊技术均处于产业化
初期,短期未能贡献利润,导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9.70%;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95.67%。

  红宇新材同时表示,公司董事会积极面对困难,优化产业结构和人员结构,努力盘活资
产,降低生产成本,进一步加大应收账款催收力度;调整营销政策和模式初有成效,以项目
制和代理商模式推进业务开展,有效提高目标市场的落实,重点客户的跟进获得突破;获得
完整的军工资质,为PIP技术在军工领域的推广打下坚实了基础;高能离子束3D喷焊技术在
辊类零件上和模具钢上的应用效果明显。

  红宇新材说这番话的时候,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早已在今年5月谋划将所
持股份分步转让给华融国信,对于后续分步转让的股份涉及的表决权、提案权等相应股东权
利委托给华融国信。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尽管说了那么多做得不错的事情,但实际控制人对接下来的发展
前景并没有多少信心,即使是还没有转让的股份,其所代表的表决权也不想要了。

  5月31日的公告特别提出,本次及全部股份转让的转让价格为每股4.8元,且交易无需相
关部门审批。言下之意,只要双方愿意,控制权随时可以变更。

  对于每况愈下的公司业绩,实际控制人无疑要负主要责任,当投资者突然看到控制权将
要发生变更,而且是交给华融国信这样的实力金融机构时,市场顿时沸腾起来。


  6月13日复牌当天,红宇新材股价直接一字涨停,随后更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到6月29
日,股价最高冲到9.53元,比停牌前的4.58元相比涨幅达108%。而在此期间,A股正在经历
一轮凶猛的下跌,上证综指从3071点下跌至2782点。

  然而,事情并不像红宇新材公告所说的那样简单,深交所对双方的交易行为保持了高度
关注,到9月19日时已经连续发出5封关注函,称其和财务顾问中山证券对部分关注问题仍未
回复,本次交易的最终资金来源依然存疑,要求其在9月30日前报送说明材料。

  不过这一次深交所恐怕等不到说明材料了,红宇新材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决定终止此
次交易。9月29日的公告说,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朱红玉、朱明楚、朱红专,对公司生产经
营不产生实质影响。

  不过,经此一番折腾,已创近4年新低的股价恐怕又要面临新的挑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