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举牌至15%却遭高管频繁离职,603718海利生物财务疑团澄而不清

【 时间:2019/1/9 7:25】



牛散举牌却遭高管频繁离职 海利生物财务疑团澄而不清
作者:

2019-01-08 21:31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中证网讯(记者 孙翔峰)海利生物(603718)1月8日晚间公告,截至2019年1月8日收
盘,公司股东章建平、方文艳、方德基、方章乐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的交易方式,累计
增持海利生物的股份达到9898.73万股,占海利生物总股本15.37%,本次增持3220.02万股,
占海利生物总股本5%,构成举牌。上述四人系一致行动人。

  此前,公司曾披露股东增持计划,上述股东拟自2018年11月7日起的未来12个月内择机
增持海利生物股份,拟增持金额不低于2000万元人民币,不超过6亿元人民币,本次权益变
动属于该增持计划期间内的增持行为,目前累计增持金额为4.34亿元,尚未达到已披露增持
计划的上限,因此章建平方面后续仍将继续实施上述的增持计划。

  高管频频离职

  从公告来看,章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增持海利生物主要基于对于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和
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但是海利生物的一些高管对于公司的发展信心并没有这么充分。

  最近3个月内,公司已经有多位高管离职。海利生物2018年12月29日公告,公司董事朱
青生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相应的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也一并辞去。
朱青生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从简历上看,朱青生1963年出生,2016年2月份开始
公司担任董事,至今不足3年。

  无独有偶,2018年10月29日,海利生物发布公告,公司副总裁王利枫因个人原因,申请
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公开信息看,王利枫2014年2月进入公司工作,在此前有超过10年以
上的市场营销工作经验,,而且销售业绩突出,入职后担任公司市场总监,2016年升任为现
任公司副总裁。

  两位高管的简历上来看,在上市公司都担任着重要职位,特别是王利枫,对于一家兽用
疫苗企业而言,销售负责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两位高管都在年末岁尾离开上市公司,
公司管理团队的稳定性构成疑问。

  财务疑团澄而不清

  海利生物的财务信息也曾被市场人士质疑。此前有媒体发布报道,对于公司突然增长的
存货、子公司投产两年资不抵债等问题提出质疑。同时还指出,公司招股书中披露的前五大
客户的真实性存在疑问。

  该媒体报道指出,查阅海利生物招股说明书发现,公司上市招股书中的两大重要客户郑
州市惠济区鹤立兽药经营部、郑州市金水区康利动物保健品经营部属于同一自然人所有,且
两家营业部分别于2017年和2014年注销。郑州市惠济区鹤立兽药经营部注册时间为2014年5
月7日,也就是注册当年即成为海利生物的第一大客户,当年销售金额2391.23万元,占其当
年营收的8.38%。此外,招股书中的另外大客户郑州市金水区鹤立兽药经营部和武汉市武昌
区群益畜牧兽药经营部也先后注销。

  该媒体指出,这四家经营部有不少共同特征,都是个体户,主要集中在郑州地区,注册
成立后迅速成为海利生物的大客户,但都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销声匿迹,默默注销了。

  另外一家重要客户南昌市东湖绿康牧业经营部注册资金仅5000块钱,但常年是海利生物
的大客户,分别是2012年第一大经销商、2013年第四大经销商、2014年第四大经销商,销售
金额分别是1413.86万元、829.72万元、805.54万元。

  海立生物2018年12月5日发布澄清公告,对媒体质疑问题进行解释,但是存在诸多澄而
不清之处。

  比如对于媒体关于公司客户的质疑,上市公司解释称,公司的产品销售一直以经销商为
主,尤其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由于规模化养殖程度相对较低,因此90%以上的销售都是
通过各省区的经销商来实现。

  经销商以个体工商户居多且相对分散,早期多以“**经营部”的形式采购再销售,后随
着对兽用产品监管要求的提高,经营部的形式已经不再适合行业的发展,因此相关“经营
部”就逐渐注销改为“公司制”形式。

  根据公司的解释,相关“经营部”就逐渐注销改为“公司制”形式,但是对郑州市惠济
区鹤立兽药经营部等现在改为什么公司,这些公司是否还和海利生物有业务往来等关键信息
却保持沉默。如果这些公司现在仍在持续经营,公司为什么不披露新的公司名以正视听?对
于这些疑问,只能期待公司进一步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