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已有16家公司退市,创历史新高

【 时间:2019/11/4 7:32】



强定力聚合力 管好退市“出口”
作者:昝秀丽

2019-11-04 06:58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5月11日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时指出,要探索创新
退市方式,实现多种形式的退市渠道。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触及退市标准的企业坚决退
市、一退到底,促进“僵尸企业”“空壳公司”及时出清。证监会9月9日至10日召开的全面
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再次提出,畅通多元化退市渠道,促进上市公司优胜劣汰。

  从严监管信号频频释放,今年以来已有16家公司退市,创历史新高。从经营层面来看,
若四季度业绩不能有所改善,部分公司或拉响退市警报。分析人士指出,A股市场正逐渐形
成“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态势,但也有不同声音提出质疑,“出清”步伐是否过快,市场
能否承受。

  保持定力 畅通多元化“出口”

  当地时间11月1日,标普500、纳指均创历史新高。苹果股价以255.82美元创收盘价新
高,总市值达11367亿美元。走过10年长牛,美国上市公司为何能持续拉动美股走高?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境外成熟市场在把好入口、引入优质公司的同时,通过大进大
出,动态出清劣质公司,使上市公司整体业绩提升有保障。所以将劣质公司从市场出清,不
但不是市场无法承受之重,反而有助于从整体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中信建投董事总经理
相晖表示。

  数据分析和研究平台WRDS数据显示,1980年至2017年,美股市场已上市和已退市的公司
数为26505家,除去6898家存续状态不明的公司,仍处于上市状态的公司达到5424家,占总
数的28%;已退市公司为14183家,占总数的72%。而同期沪深交易所退市率综合不足1%。

  前述分析人士指出,上市公司“有进有出”是成熟资本市场的一大特点,美股通过加
快“出清”,使上市公司质量始终保持较高水平,充分发挥了市场优胜劣汰、资源优化配置
的作用,值得我国借鉴。

  从今年以来的退市情况看,监管部门开出的“药方”是必须保持定力,截至目前已有16
家公司退市,创历史新高。与此同时,证监会通过重组一批、重整一批和退出一批这“三个
一批”,给机会留时间,资本市场优胜劣汰、吐故纳新的多层次退出路径已清晰呈现。

  今年以来,*ST海润、*ST华泽、*ST众和、*ST雏鹰、*ST华信、*ST印纪和*ST大控7家公
司被强制退市;*ST上普股东大会决议主动退市;小天鹅等8家公司通过吸收合并等重组工具
退市,多元化、畅通的退出渠道逐步形成。

  畅通多元化退市渠道势在必行,多元化退市渠道也将为市场提供理性和高效的选择。国
信证券高级研究员张立超预计,并购重组将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今后A股市场主体退出的重要
方式之一。未来,中国在退市方面要利用好并购重组这一重要的市场资源配置工具,主动做
出市场化选择。

  上海财经大学原教授贺宛男指出,随着三季报收官,如下公司应提高警惕。一是已经暂
停上市、三季报继续亏损或净资产为负的公司;二是全年营业收入低于1000万元的公司;三
是股价低于面值公司;此外还有涉嫌重大违法公司。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预计,在严格明确的退市制度下,退市队
伍或继续扩容。通过探索创新退市方式,畅通多种形式的退市渠道,并进一步加大违法成本
和监管执法力度,完善市场约束机制,能有效遏制扰乱市场行为,持续净化市场生态环境,
充分发挥股市优胜劣汰、资源配置的基本功能,进一步打造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形成合力 完善退出生态

  分析人士指出,要真正使退市制度执行到位,仅有定力不够,还要加强合力,如此才能
退得下,退得稳。

  一方面,尽管我国退市制度和退市指标体系已在逐步健全,但“退市难、退市少”的问
题犹存,这与目前市场约束机制尚未完全形成,大股东、地方政府、中小股东等相关方“谈
退色变”,退市制度在实施过程中遇到“拦路虎”不无关系。

  业内人士反映,一是地方保护主义不止步,相关地方政府对部分“僵尸企业”予以补
助。二是投资者的赌博心态,认为濒临倒闭的公司仍有投资价值,火中取栗。三是各方配合
企业“钻空子”,例如,部分上市公司通过卖房“保壳”、关联交易等五花八门的手段做文
章,部分上市公司甚至通过财务造假规避退市,相关会计师事务所等“视而不见”,甚至为
虎作伥,部分上市公司熟悉退市规则后,与监管“博弈”,针对3年连续亏损暂停上市的规
定,部分上市公司通过两年亏损一年微利的财务报表逃避监管。

  另一方面,退市不是一个动作,而是一个连贯过程和完整生态,需要市场各方统一认
识、共同努力。

  巨丰投顾投资顾问总监郭一鸣指出,退市应坚决从严,但违法违规的司法救济也应跟
上,从美国等成熟资本市场角度来看,也存在上市公司因重大违法被退市后,无力赔偿中小
投资者的情况,但负有连带责任的中介机构会被纳入惩罚对象,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上述问
题。

  另外可考虑从行政罚款或和解金中提取一部分作为赔偿基金,用于解决中小投资者诉讼
胜利后相关责任人无能力赔偿等问题。

  郭一鸣认为,美国具备相对完善的投资者保护配套制度和司法救济机制,使得包括投资
者在内的相关方利益能够得到一定补偿,所以来源于投资者的退市压力较小,这也是美国没
有像我国一样面临较大退市压力的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营商环境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叶林强调,退市制度要在中国真正得到解决,
就要重视退市后股份的流动性及投资者的保护等问题。关于投资者保护,如果退市是由欺诈
等证券违法行为引起的,投资者可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或者补偿;如果是正常经营方面的原
因而导致退市,就应由投资者自负风险。

  退得下还要退得稳。分析人士指出,各方应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调整经济结构的大局
出发来看待上市公司退市问题,与证监会形成合力,利用这次契机,彻底建立市场化优胜劣
汰机制,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从长远、根本上保护投资者利益。

  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要稳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加快处
置“僵尸企业”,制定退出实施办法,促进新技术、新组织形式、新产业集群形成和发展。
此前发布的文件指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切实承担起处置本地区上市公司风险的责任,建
立健全上市公司风险处置应急机制,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维护上市公司的经营秩序、财产安
全和社会稳定,必要时可对陷入危机、可能对社会稳定造成重大影响的上市公司组织实施托
管。支持绩差上市公司特别是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按照市场化原则进行资产重组和债务重组,
改善经营状况。要做好退市公司的风险防范工作,依法追究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导致上市公
司退市的相关责任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