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资本新局 27岁“林氏二代”入主603168莎普爱思

【 时间:2020/1/14 8:53】



莆田系资本新局 27岁“林氏二代”入主莎普爱思
2020年01月13日 16:26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戚展宁 发自广州

  在2019年因医疗诈骗、自我整改再度受到广泛关注的“莆田系”,又在资本市场开始大
动作。这一次,走上台面的是年仅26岁的90后“莆田二代”。

  1月8日晚间,莎普爱思(603168.SH)公告了控股股东即将变更的消息,这家以“莎普
爱思滴眼液”闻名的药企,在业绩与股价长期低迷的时刻,似乎迎来转机。

  1月9日,莎普爱思股价涨近10%,次日高开10.32元,涨幅达9.90%,但当天就回调,最
终报收每股9.2元,略低于9日收盘价。

  2017年底,莎普爱思的核心产品被质疑以后,业绩难振、转型失利。核心业务受挫之
际,莎普爱思控股股东、实控人陈德康先在2018年底转让近10%的股权,又于近日筹划出售
剩余股份,或图淡出资本市场。

  接盘方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和投资”)的大股东林弘立或将成为
新的实控人,其父亲、兄弟近两年在资本市场上亦运作频繁。

  “莆田系有历史的问题,大量莆田系医院不是由专业医疗人员创办,野蛮生长的过程中
没有按照医疗行业的规律。目前,相当一部分莆田医院也面临很大困难,正在出售或者转型
升级。” 1月12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对时代周报记者
表示。

  此时,“莆田系”林家这一支的产业版图已经延伸到眼科医疗、眼科药物、专科医院。
关于上述资产下一步是否将整合或注入上市公司,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莎普爱思和养和投
资,但截至发稿仍无人接听。

  沦为壳公司

  1月8日,陈德康与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前者拟将其持有的7.24%股份
转让给养和投资,并放弃剩余股份的表决权。

  公开资料显示,陈德康目前持有莎普爱思28.97%股份,为控股股东。但由于陈德康也是
公司董事长,按照规定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持股的25%,也就是公司总股本
的7.24%。

  所以,陈德康除了当前转让的7.24%股份以外,公告显示,未来在符合转让相关规定的
前提下,还将转让另外5.43%的股份给养和投资及其指定关联方,故前后养和投资受让的股
份将达到12.67%。

  目前,养和投资是莎普爱思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66%。如果本次股权转让顺利
完成,养和投资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而养和投资的大股东林弘立将成为莎普爱思新的实
际控制人。

  实际上,自莎普爱思2017年底遭遇“打假”以后,公司业绩可谓一蹶不振。2018年,公
司营收大幅下滑35.3%,净利润也首次遭遇亏损,为-1.26亿元。

  2019年,莎普爱思业绩崩塌的势头丝毫没有得到遏制,前三季度营收继续萎缩,归属净
利润同比分别下降52.42%、49.5%、49.75%,下滑的速度更甚于2018年同期。

  究其原因,核心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的销量大幅减少固然是最大挫折,但另一方面,莎
普爱思收购强身药业,转型中成药的尝试也宣告失败。

  由于子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莎普爱思甚至在2018年对强身药业计提了1.78亿元的商誉
减值准备。

  不过,业绩和股价低迷,反而使莎普爱思成为合适的壳资源。由于业务收缩,莎普爱思
的各项支出都开始缩减,尤其是占比最高的销售费用,2019年第三季度同比下降18.14%到
1.8亿元。

  另一方面,莎普爱思的资产负债率也在2019年逐步下降,从2018年底的10.16%下降到
2019年第三季度的7.78%,最新的总负债仅1.28亿元,流动负债1.2亿元。

  1月11日,一位资本市场研究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壳资源的财务要非常干净,负
债、担保少,风险小,不能有重大诉讼或者混乱的财务结构,另外还有一些借壳方希望借同
行业的壳,重组时审核难度相对较低。

  对于1951年出生、年近古稀的陈德康而言,相比于重整河山,就此退隐江湖或许也是不
错的选择。目前,陈德康手上持有莎普爱思9346万股股份,按照1月9日每股9.39元的收盘
价,价值约8.78亿元。

  林氏生意经

  从入局到接手莎普爱思,养和投资花了一年时间,这也是“莆田系”林氏家族资本布局
的最新一子。

  2018年12月24日,陈德康就将其持有的9.66%股份转让给养和投资,转让单价为人民币
每股8.33元,总价约2.6亿元。此后,莎普爱思股价在2019年第一季度大幅上涨,三个月内
翻了一倍,但在4月底遭遇四连跌停被打回原形。

  养和投资进入莎普爱思仅一年内,就三度质押公司股权,截至2019年10月30日,质押股
份数量已达218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69.97%,占公司总股本的6.76%。

  一年内将手中6.76%的股权质押,又受让12.67%的股份,谋求控股权,养和投资打的是
什么算盘?即将成为实控人的林弘立又有什么背景?

  天眼查数据显示,养和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目前的两名股东林弘立和林弘远分别持
股70%和30%。两人为兄弟关系,其父林春光是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
称“新视界眼科”)董事长,出生于1970年,现年49岁,其另一个身份是上海市社会医疗机
构协会副会长。

  据媒体报道,林春光曾为莆田(中国)健康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其子林弘立和林弘远
执掌养和投资,另一个儿子林弘威则执掌上海新视界实业,即新视界眼科的大股东。

  目前,莆田(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总会(以下简称“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有6000多名
会员,会长林志忠被称为莆田系四大家族中林氏的代表人物。但并未有进一步证据表明林志
忠与林春生的关系。

  林春生一家在资本市场的运作,从2018年初开始。2018年2月,林春光受让光正集团
(11.450, 0.05, 0.44%)(002524.SZ)5%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从当年7月开始担任副
董事长,目前持股比例为4.88%。

  在林春光进入以后,光正集团很快就进行资产重组,以6亿元的价格购买了林春光的新
视界眼科51%的股权,在2018年5月完成交割。

  1月6日,光正集团公告,拟以7.41亿元的价格购买新视界剩余的49%股份。这49%的股份
由上海新视界实业持有,上述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均构成关联交易。

  另外,林春光在2018年9月还曾受让鞍重股份(7.280, -0.02, -0.27%)(维权)
(002667.SZ)27%股份,并成为实控人的想法。但这次交易随即引来深交所的问询函,转让
价格高溢价、林春光的资金来源、控制权变更后的重组计划等问题均受质疑。这笔交易在当
年10月底正式告吹。

  林氏家族转而谋求进入莎普爱思。

  无论是光正集团、鞍重股份还是莎普爱思,都是近年业绩低迷、净利下滑甚至亏损的公
司。

  莆田系转型不易

  按照林春光入主光正集团的路径,林氏家族先取得上市公司股份和话语权,再通过资产
重组将林氏家族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完成资本布局的闭环。

  这一次,林氏家族将成为莎普爱思实际控制人。

  根据莎普爱思发布的公告,林弘立出生于1993年,年仅27岁。天眼查资料显示,林弘立
直接控股的企业有四家,除了养和投资以外,还有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
称“上海渝协医疗”)、五莲临洲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和五莲津洲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
业。

  其中,上海渝协医疗的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旗下有五家医疗管理公司,包括江西、重
庆、上海的数家医院投资公司,以及上海天伦医院和泰州妇产医院。除了泰州妇产医院外,
其余均为民营综合性医院。

  上海协和医院曾因涉嫌医疗诈骗,在2007年被吊销了医疗许可证。这家医院的一名股东
叫林清辉,而林清辉是上海渝协医疗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遍地开花的“协和医院”,被认为“碰瓷”了知名的北京协和医院。虽然与北京协和医
院同名,但上述三地的协和医院与北京协和医院并无关联。

  过往数据显示,“莆田系”医院在中国民营医院中的比例将近80%。

  1月11日,一位医疗行业协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莆田系在民营医疗机构中的比例
实际上只有三四成。但莆田系依然数量庞大,多年来也饱受诟病,2016年的“魏则西事
件”以后更成为众矢之的。


  2019年4月,莆田系又因一起医疗诈骗案遭到质疑,莆田健康产业总会随即发布声明,
称三个月内成立行业自律机构,全面自查自纠,还与京师律师事务所的张新年律师签署备忘
录,聘请后者作为社会监督专家和行业发展顾问。

  但不到四个月,2019年8月15日,张新年就与莆田健康产业总会解约,并公开表示,莆
田健康产业总会并未在约定的三个月内履行义务。

  近日,他更在社交媒体表示,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积重难返,未能积极整改,以致监督和
顾问工作很难做到位。

  这一轮“自查自纠”再没有下文。

  1月11日,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莆田系
的医院依靠自己是无法转型的,还是需要通过医保部门解决骗保、卫健委加强监管来解决,
即使是注入上市公司对其转型也意义不大。

  “莆田系转型过程中在经营理念、管理方式上都需要改变,怎么遵循医疗行业的规律,
重视医疗质量,而不是靠其他手法生存,这需要时间,也不是注入上市公司就能解决
的。”蔡江南对时代周报记者说。